陌上花败,如若时光不老去

时间:2019-10-19 04:12来源:域外汉学
摘要 :特别想他。2013年,在另一个城市里。思思的短信姗姗来迟。只简单的四个字。让时光一下子就倒流在四年前。零零碎碎的斑驳岁月就那样回转。苏夜的出现是我们始料未及的。只

摘要: 特别想他。2013年,在另一个城市里。思思的短信姗姗来迟。只简单的四个字。让时光一下子就倒流在四年前。零零碎碎的斑驳岁月就那样回转。苏夜的出现是我们始料未及的。只听说。有小型的演唱会在我们的小城举行。 ...

致我们的青春韶华。

特别想他。

2013年,在另一个城市里。思思的短信姗姗来迟。只简单的四个字。让时光一下子就倒流在四年前。零零碎碎的斑驳岁月就那样回转。

还有十二天我就十八岁了,莫榛。

苏夜的出现是我们始料未及的。

只听说。有小型的演唱会在我们的小城举行。我们像两个夜行的鬼魅穿梭在拥挤的人群。

冬季的气息悄悄弥漫进这座城市,我换下素色花纹的连衣裙和浅蓝色凉鞋,穿上了风衣和短靴,脑海里全部是上个冬天的零碎画面。

有一颗星星很亮很亮。像一束光,牵引着后来的我们。

那时我还不是孑然独行,身边有许多人。而我的小圈子里,安陌,沫辰,莫榛,离凯,五个人打打闹闹,日子过得很快,有许多的小幸福,共同构成补习一年枯燥生活里的一抹亮色。

苏夜和他的朋友是在我们旁边坐着的。便和我们聊了起来。都只是图个热闹。原来,他们是附近高中的学生。比我们大两届。

最开始是安陌和沫辰在一起了。周末五个人去吃饭,碰到熟人沫辰总会介绍:“这是我媳妇,这是我死党。”我们就笑他重色轻友,他脾气好,也不生气,只是笑着看向脸红嗔怒的安陌,眼里满是幸福。

后来的某天。当听到孙燕姿的《遇见》,我想。这算不算一场不算华丽的开场。

在那段最无助的日子里,他们一直陪在我身边,给我温暖,让我还有一线勇敢走下去的希望,对未来有不灭的期待。

彼年,我们初三。他们高二。

后来,沫辰怂恿我:“我说堇岚,要不你和莫榛在一起吧,这么久了,你身边也该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总是一个人,不累吗?”那是刚进补习班不久的一个夜晚,七夕,我们几个人逃了晚自习在广场上喝啤酒聊天。

思思,当我们错开在时光里背道而驰。后来反道而行的我们必定拥抱。

摇了摇杯子,我爽快地回答,“好啊。”

却没料到。时光之久,深陷便无法自拔。

开始就是如此仓促,莫榛。

我沉迷于网络,偷偷逃课,成绩一路下滑。你开始疏远我。我想那么敏感的我是感觉到的。

思思。你说:安陌,你变了。

对门宿舍的女孩向我借《纳兰词》,站在窗子旁边像模像样地朗读,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几个人便都笑起来,打趣道:“哎呀,这是有心上人了吧!这么诗意。”被调侃的女生笑着说:“我算什么诗意,咱们苏堇岚才是才女好不好!”

你说,我们绝交。

“哎,堇岚你有喜欢的人吗?”

那一刻,在你清亮的瞳仁里,我看到了你的淡漠。亦或陌生的自己。

“对啊,一学期了也从没见过你和哪个男生走的近。”

你终究不是我的救赎。

“有吧。”我放下铅笔去取笔袋里的橡皮。外面似乎下雪了,细碎的白色晶体轻拍着玻璃窗,漏进的风把窗帘吹得拂动起来。

在103天以后。我们和好了。那时候我们亲密无间。

“谁呀?我们认识不?”

我说,苏夜要见我。你就一路取笑。

“哪个系的?帅不帅?”

那时。感情懵懂。

“高中的。”

终究我没有勇气和他去见面。我始终是不善言谈。

“现在还联系吗?有没有在一起?”

六月的天气,燥热的空气压抑的心情也处于低谷。

“那时的喜欢总是无疾而终,别守着回忆了,谁还记得呢。”

通知书仿佛又一次将你我隔离。自然而然的我没有考上。你也是差那么一点。

用橡皮擦掉已经画好的图,心中长地叹息。呵,谁还记得呢,那时的承诺,也是轻得像风吧。

你和苏夜同校。他们似一群不羁的少年一样游走在新生的班级门口。也那样,找到了你。

正发呆,徐北琦打来电话,“堇岚,明天是我生日,叫了几个朋友去唱歌,你也一起来好不好?正好上次还欠你一顿饭。”我抬头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远处灯光影影绰绰。

也许那时候我们和他们才算真正的熟捻起来。

“好吧。到时候你再给我打电话。”

那年,我顶着复读生的头衔在陌生的教室里。

在这个寒凉的冬夜,莫榛,你又在干什么呢。

当我们的联系逐渐变少,也有人给了我一束光,宁笙说,他是我的灯塔。是,不管走了多远,我也始终相信,他给我的真的是叫做不离不弃。

只这一句。后来的他便成了我终其一生的不可或缺。

其实心知肚明,这份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一时兴起的玩笑。我和莫榛是,安陌和沫辰也是。不过大家都不说破,小心翼翼地维持着。或许只要时间足够长——我们都在这么想,以为能冲破时间的枷锁,与时间逆行。

偶尔,我会去看你。你也常常来看我,我们就那样游走在两校之间。最喜欢捏捏你婴儿肥的笑脸。只要你笑,我就温暖。

所有人都知道我对陆凯斯的深情,莫榛也是。可他还是对我好,在我偷懒时和沫辰给我买早餐,下雨时在教室陪我,天冷时把外套给我,每天下晚课后送我回家。而我,也像是开始时对他充满警惕后来又慢慢放下戒备的小动物一样,逐渐接受了他的好,习惯了他在的日子,也开始渐渐释怀对陆凯斯难以割舍的深情。

我和苏夜的联系日渐频繁。某年,说的最多的是关于你的名。

但陆凯斯始终是我心里的一根刺,碰到就会疼得忍不住眼泪。是谁说过,深爱过后,便只剩寡淡,就像我,喝过咖啡之后,就再也不喝无味的纯净水。在受过伤之后,我不再对任何人毫无保留地付出,开始学着保护自己,把自己裹在壳里,密不透风。

他说。他好像喜欢你。

但不得不说,莫榛已是例外。

他说。他喜欢你。

秋季过了一半,安陌和沫辰分手,沫辰和另一个女生在一起了。离凯一直保持中立。过了不久,我和莫榛也结束了。

思思,我只想你过得好。

那时候,我们的小圈子还是很热闹,可后来渐渐疏远。我知道,我们的这个圈子,摇摇欲坠,快要散了。

你说,你对他,不是喜欢。

然后冬天来了,我和安陌退出了圈子,一切都结束了。

你们的关系开始尴尬起来。彼时,我遇见了宋墨。

北方的冬季冷得彻骨,我开始沉默下来,做一只等待春天的考拉。

那年冬天真的有点冷。

人总是在失去以后才懂得珍惜吧。早上趴在课桌上睡觉,再也没有人买早餐给我;胃痛时,再也没有人叮嘱我多喝热水;晚课后一个人孤独地回家。因为曾经那么开心那么幸福,没有了他们的我,一条路走下去总会泪流满面。

宋墨进入我视线时,穿着白色羽绒服。而与之相反的,陈奕是个躲在黑暗里的少年,他的世界更多的是阴郁。如我般。

我是个阴郁的女子。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爱我至深的到最后都会离开我。

很多时候会梦见你,莫榛。你穿着蓝色的棉外套,手里捧一朵玫瑰,像以前那样递给我,“看我的玫瑰情书,每一片花瓣上都有字。”

我不知道,后来的他们对我如此重要。亦不知,宋墨会席卷我对宁笙的所有依赖及习惯。

我接过来仔细去看上面的字,然后醒了。

思思,你说,安陌,你真的没救了。你说。陌,我该拿你怎么办。

“堇岚,我在楼下。”徐北琦打电话来,宿舍里的女生都笑着起哄,“快去吧,有帅哥等是件多好的事。”我翻出黑色的短外套,又围上白色的围巾,这才慢吞吞地出了门。

次年六月,像意料之中那样又一次与高中擦肩而过。我想,是不是小时候太过乖唳,埋藏了肆虐吐芯的毒蛇。现在,它终于醒过来,而我为之付出代价的是成长。

雪下了一夜还没停,偶尔有行色匆匆的路人,背着书包的学生。走在前面的徐北琦突然牵起我的手跑起来。我怔了怔,没有挣开。莫榛,他手心的温度和你那么相像,耳旁的风呼呼地刮过,恍惚中我以为又回到了上一个冬天。

父母已经不再抱有希望。通过关系勉强进了和你同样的学校。终于,我们又在一起了。

KTV 里人不多,都是些徐北琦一直以来的玩伴。我跟他们简单的打了招呼,就抱了一瓶啤酒坐到角落里。

苏夜也在同年毕业。他说,祝你幸福便是幸福。

有人点了一首王菲的《匆匆那年》,徐北琦把麦克风递给了我。“匆匆那年我们究竟说了几遍再见之后再拖延……”我该如何说呢,对这首歌,我太过熟悉,我们五个人的岁月,又何尝不是匆匆那年。

苏夜,也不过是个大孩子。好多次。连送你东西都要偷偷的。临走,他送你的东西,也成了一个秘密。

一曲唱完,我从包厢里跑出来,徐北琦站在我身后说:“堇岚,我们在一起吧。我喜欢你,喜欢你的安静和坚强,想要保护你。我知道,你或许不喜欢我,但我相信,只要时间足够长,就一定可以……”

你和我,反道而驰,必定拥抱。

我转过身去无力地看着他,疲惫地笑,“可从前的我一点都不安静呢……而且,我已经失去和陌生人相爱的能力了。”

思思,你说,其实你是喜欢他的。不然他给你的吻不会成为你漫漫时光里最美好的甜蜜。

“我们不是陌生人啊!”

只是,你那句喜欢。成为我们的秘密。

“在我看来没有什么区别了。”说完我转身离开。

只是,你的喜欢,太过姗姗来迟。到最后。错失在人海。

莫榛,你看,没有了你,对我来说,别人,都成了陌生人。

“安陌,我特别想他”

思思。前尘往事。终是错过。如今,是否终是到了尾声。

离我的十八岁生日还有八天了。

我是安陌。

我们五个人里,我年龄最小,因此总被他们宠着。十七岁生日时,我的生日愿望是,愿他们一直陪在我身边,也是在那一天,我向莫榛要了一个未来。

七年之痒,我和思思在一起的第七年是一个轮回。七年前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七年后我们想念在不同的人海。

我说,给我一年时间,让我放下他,也让我足够喜欢你。

当思思第一次告诉我她也喜欢苏夜。那时候,我震惊于她的隐瞒。那一刻,我心疼她的笑容。我以为,她和苏夜可以在一起。只是,到底是喜欢的不够多还是需要一种满足感。苏夜交了新女朋友。这个答案便也不得善终。

后来他问,“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我说:“经历了时光的颠沛流离,如今我只愿拥有一份平静。”他说:“我许你一份宁静好不好?”我说,“好。”

思思说。若他幸福就不打扰。

嘿,莫榛,你一定不知道吧,那天的我对着手机屏幕没有忍住眼泪的泛滥,在这接受了庞大馈赠的小小幸福里。就是从那天开始吧,这个承诺便在深种在了我心里,发芽,生长,枝繁叶茂,到现在已是亭亭如盖。

苏夜。你听到了吗?你们终是慢了一拍。以致后来的你们都遥首相望。

沫辰说的“愿一切如初”原来真的只是美好的愿望,我们都回不去最初了。

互不打扰。

你们说过的,无论身在何处,我十八岁的成人礼都会在我身边,哪怕漂洋过海。可是现在,你们又在哪里呢?我只剩在沈阳的安陌。

河畔花开,再无人携我之手,静待花开花落。

长情终究不敌岁月摧残。我想我懂了。

秋凉,就这样,一不小心凉进了心里。

所谓永远,不过是永久无法抵达的遥远。

上了大学的我比以前忙碌许多,性格也沉静了,不再像从前那样飞扬跋扈不可一世。没有了他们,我还有什么可骄傲的资本。

徐北琦还是会来找我,他说:“总有一天你不会再把我当陌生人,我可以等。”他握着奶茶罐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莫榛,还是不得不说,他有一双和你那么相像的手,和记忆重叠在一起。

可他,终究不是你。就像曾经,没有人是陆凯斯。直到现在,提起陆凯斯心里还是会痛,毕竟是此生唯一一次,毫无保留地付出自己拥有的一切,无论什么。该怎么说这个“一切”呢,经年之后,我依旧疼至骨髓。

我对徐北琦说:“你又何必呢。”

还有三天了。

小陌说:“一切都会好的,冬天总会过去。”四年了,她还在我身边,何其幸运。我忽然就有了流泪的冲动。我说:“还记得吗,匆匆那年的最后,他们走散了。”小陌轻声地、坚定地说:“堇岚,我们不会。”我笑了笑,我知道她不会离开的,所以我们不会,“我们不会,我相信。”

向我借过《纳兰词》的女生对我说:“徐北琦是个好男孩,你应该珍惜。”

同宿舍的女生附和:“对啊,就和他在一起吧。”

“过去的就不要再想,还是把握现在的好。”

“回忆终会过去,你总不会守着回忆一辈子吧?”

我疲惫地笑笑,“学不会爱了,我不爱他。”

“那就当是合作愉快,互相陪伴着走过这段时光也好呀!”

“就是,谁还在意所谓爱不爱呢。”

“可是我不愿将就啊。”

莫榛,你看,我还是这样,宁缺毋滥,一点都没变呢。

昨晚又梦见你们了,莫榛,沫辰,安陌,离凯。

放学路上,我们吵吵闹闹,洒下一路欢笑。沫辰说:“哎,莫榛,等以后你和堇岚结婚时,我给你当伴郎,小陌给堇岚当伴娘,怎么样?”离凯回头问:“那我呢?”小陌咬着棒棒糖说:“你可以替他们收红包啊!”离凯拍拍她的头,“可我是文科生啊,三位数的算术都没学好。”五个人都笑了,“喂,小学数学体育老师教的啊?”

明天我就十八岁了。

安陌打来电话,“明天上午十点,机场接我。”我问她:“有没有带男朋友来?”她神秘一笑,“没有,只带了给你的大礼。”“难道是一个一万块人民币的红包?”“姑娘你还能更俗一点吗?”“那就是一行李箱的金条!我说你没去抢银行吧?那可是犯罪的。”“信不信我拿金条砸死你……”

这一页快要揭过去了。

奇迹为什么还是没有发生。

飞机缓缓降落,我调整好情绪,露出一个久违的笑容,准备给我亲爱的安陌一个大大的拥抱。

“嘿,堇岚,这里!”我向她跑去,却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愣住。突如其来的巨大惊喜让我几乎要窒息,甚至怀疑这只是梦。站在不远处的四个人向我走来,笑容那么灿烂却又那么悲伤。

“苏堇岚,生日快乐!”他们齐声喊。

泪眼朦胧里,莫榛穿着奶油色的外衣,把我拉入怀中。一年了,构筑的所有伪装坚强的防线,在这个怀抱里轰然倒塌,我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莫榛叹了口气,抬手揉揉我的头发,“傻瓜。”

安陌说的,一切都会好的。

Happiness is always a coincidence.

هچ十一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

既然是奇迹就从未绝迹,不是梦,他们都还在我身边。

每个好姑娘身边的人都举世无双。

十二

我是安陌,我爱的女孩今天十八岁了。

是莫榛先联系我的,他打来电话说:“安陌,我要去兑现那个关于她十八岁的承诺,我一直都记得。”想了想他又补充道,“还有沫辰和离凯,我们说过,那一天都会在她身边,哪怕漂洋过海。我向她许过一份宁静,欠她一个未来。”

我说:“唯梦想与好姑娘不可辜负。”

他笑了,“愿我匆匆那年,不留遗憾。”

Hey ,亲爱的女孩,你看我说过的,我们都会幸福。只有像今天这样遇见了值得的人,我才可以放心地把你的手放在他的手心。

沫辰和那个女孩还在一起,我也有陪在我身边的朝旭。我衷心地祝福他们,然后举杯,“以朋友的名义相伴一生。”他点头,将杯里的啤酒一饮而尽,眼底有晶亮的液体闪动。

离凯在一首歌唱完后,拿起麦克风缓缓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我们是对方特别的人,难舍难分。

天真岁月不忍欺,青春荒唐我不负你。时光从不曾老去。

编辑:域外汉学 本文来源:陌上花败,如若时光不老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