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您有超技术,短篇随笔

时间:2019-11-23 03:02来源:学者风采
摘要 :午夜。三点钟。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人。他是特尼斯。这是一个悲哀可怜遭老板厌恶的小职员。他的工资微薄,家庭虽然和谐却勉强揭得开锅。女儿在上高中,学习成绩

摘要: 午夜。三点钟。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人。他是特尼斯。这是一个悲哀可怜遭老板厌恶的小职员。他的工资微薄,家庭虽然和谐却勉强揭得开锅。女儿在上高中,学习成绩优异,却有些自卑。别的女孩子,阿迪达 ...

图片 1

午夜。

一个年轻的公司职员满脸倦怠地在打印机前复印材料,夜幕降临,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他不耐烦地做着手边的工作,对生活、对工作充满了厌倦,朝九晚五,每日重复,看不见未来和尽头。复印完毕,拿出材料,似乎打印机出了问题,白纸上被印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的圈。他把纸放在一边,准备重新复印,把手中拿着的纸杯随手放在了这张纸上。太奇怪了,纸杯不见了,像是在做梦一样。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触摸吞没纸杯的那个黑色的圈,手竟然伸了进去,并从里面拿出了纸杯。简直不可思议!这是什么鬼!

三点钟。

还能拿这张纸来做什么?这位职员跑到了自动售卖机前,把纸贴在上面,把黑洞对准巧克力条,将手再次伸进黑洞里,售卖机里的巧克力被拿出来了!真是有趣,他喜滋滋地吃着巧克力条,突然意识到,如果可以通过黑洞穿墙透壁,并取出密闭空间里的东西,那保险柜呢?他可以实现完美犯罪而不用再工作了。于是他冲进财务室,将这天赐的礼物贴在了保险柜前,将手伸了进去,取出了一叠又一叠的钱。

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人。

不够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几摞钱填不满心里的黑洞,欲望像是被撕开了口,好像只有透过眼前保险柜的黑洞才能将心里的黑洞给填满——要把钱全部都取出来!于是他钻进了黑洞,进入了保险箱,想要把保险箱里所有的钱都搜刮一空,然后……黑洞把他吞噬了,这张纸轻飘飘地掉落,而他被困在了黑洞之中。

他是特尼斯。


这是一个悲哀可怜遭老板厌恶的小职员。

意味深长有没有?你会觉得影片夸张吗?那你有没有曾经和身边的朋友开玩笑似地探讨,如果给你一个超能力,你希望它是什么,你希望它能帮你实现什么?你有没有幻想过,如果你会隐身术,如果你有瞬间转移的能力,你就可以席卷各大银行,再也不用奋斗再也不愁金钱了?这个影片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啊,他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我们知道现实生活中没有小叮当,没有隐身衣,没有可以带我们穿越的黑洞,所以肆意地乱想,那如果真的有人把一份巨大的诱惑摆在你的眼前,又似乎能够神不知鬼不觉,你会如何应对心中的恶魔呢?

他的工资微薄,家庭虽然和谐却勉强揭得开锅。

故事是虚构的,然而表现的人真实的贪欲是真实的。什么是价值观?不是当你坐在电脑前、沙发里,看着电影小说,评判着故事中的主人公这么做有多愚蠢;不是空想或者标榜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而是当你确实地遇到这样一个状况时,你会怎么选?我曾经遇到一位哲学老师,她非常的有魅力且通透,可是她依然会谨慎地看待自己,她说过类似这样的话:“我觉得我想明白了,我认为这些是我信奉的真理,但我依然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能接受真理的考验。因为我不确定这些在自我安好的状况下所信奉的真理,如果被摆到一个极为严峻的条件下时,自己是否能依然如故。”

女儿在上高中,学习成绩优异,却有些自卑。

没有选择时去考虑问题是容易的,而真的出现矛盾的选择时,真正的考验才出现。价值观就是在矛盾的情况下,哪个对你更重要。出轨的人并不是在他的价值体系中只有“自由”和“爱情”,完全缺失“家庭”和“责任”。大多时候,它们都在他的体系中,只是当它们出现矛盾和冲突时,有一方胜过了另一方。很少有非黑即白的绝对的人,更多的时候我们各种特质都拥有。

别的女孩子,阿迪达斯、耐克等等,甚至是LV或是香奈儿。

笑来曾经提过,他以前也曾冒出过那些坏念头,现在回看起来无比可笑,但在当时就是难以遏制,可以控制不做,但无法控制不想。而只有当他真正实现财务自由之后,这些症状才不治而愈。

她呢?

我们向往变强,其实也是我们向往与更好的自己相遇。想要真正摆脱掉那些不劳而获的坏念头、那些贪欲、那些嫉妒,真实有效的方法也许不是不断催眠自己,“我是个好人,我是个有原则的好人。”而是去让自己真正变强。当你赚钱的速度摆脱了财务上的“重力加速度”,你就更能抵挡金钱的诱惑;当你不断成长、不断自我完善、慢慢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你就更能心平气和地看待别人的成功。

商场廉价的处理货,从来不喷香水。

现状是过去的你的积累,而现在的积累,能帮助你活在未来。想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想要抵御黑洞的引力,避免被它吞噬,最好的方式就是,让自己变强。

“我讨厌那种味道。”她这样对特尼斯说道。

“为什么?”在特尼斯早已和老婆女儿约好要去看午夜场电影的时候,尤其是已经到了电影院的门口,特尼斯接到了魔鬼老板的电话。这个问句是老婆不满问他的。

“工作嘛。”特尼斯无奈地说,然后看着老婆女儿愤怒的背影消失在了人海人潮中。

他不舍得坐出租车,便步行到了公司。

“去你妈的1特尼斯打开办公室的灯时,愤愤地骂道。

现在别的男人,不是在搂着老婆亲热,就是在夜店里狂欢,我呢?

此时打印机正在运作,轰隆隆的声音正在响彻整间办公室。

特尼斯不停地用力戳那个打印的按钮,直至当这个按钮是魔鬼老板的肚皮。

”咯噔。“

似乎是打印机出了问题。

”Shit1他猛地一脚踢在打印机下的机箱上面。

“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机器,他妈的跟我作对1

不过好在打印机继续运作,特尼斯便等着新的印件出来。

纸张出来了,不过是一张十分奇怪的纸。

中间是一个大大黑圈,不,不只是黑圈。就像是日本国旗中的太阳被涂黑了一样。

特尼斯拿着这张纸瞧了瞧,却没看出它有什么问题。

”难道是打印机出了问题?“他想着将纸放在一边,掀开打印机的机盖,发现没有任何的问题。

”看来没有问题。“他想罢拿过一个一次性杯子,喝净后将杯子随手放在了先前打印的那张纸上面。不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掉下去了。

那个纸杯竟然掉了下去。

不,不是掉下去,而是和那个黑洞融为一体。

”这是什么东西?“特尼斯蹲下来,看着那张纸,然后试着将手伸了进去,不料竟摸到了一个像是水杯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正是他放下去的那个水杯。

他觉得新奇极了。

他看了看办公室里的东西,首先看到了自动售卖机。

他想起了平日里最爱吃的士力架。

对,要先找一截小的胶带。

他将纸轻轻贴在售卖机的柜门上,然后一手扶着,一手对准士力架的地方伸了进去。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惊恐的看了看周围,想起今天只有他一个人。

这是什么?

喔!士力架!

竟然摸到了!

特尼斯觉得十分惊讶,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撕开士力架的包装纸,大口嚼了起来。

人一吃东西,便会想起什么。

黑心魔鬼老板。

是的,那是一个衣冠禽兽,是个混蛋。

特尼斯心里骂着。

他羞辱我,看不起我。

那日我给他送咖啡,他骂我不是东西,连咖啡都不会冲,还能做什么。我去给他送文件,他看都不看的扔到一边,然后像赶狗一样将我驱逐出办公室。他不准我离职,不然就让与我专业同行的公司不要我这个不中用的小职员。

那个魔鬼老板,是个大胖子,喜欢抽雪茄。

他那肥硕的身体像是一头猪,一头欠宰的肥猪。

去你妈的!

因为他看到了老板办公室的门。

那是一扇通往罪恶的门。

特尼斯走了过去,用相同的方法开了门。

他打开了灯,忽闪忽闪的。

我怎么整他呢?弄洒他桌子上的咖啡?或是扔掉他桌子上的文件?或者……

不,我完全不必这样做。

他看到了桌子旁边的保险柜。

他仿佛看透了铁皮一样,看到了里面厚厚的美钞。

对,拿走你的钱,我看你会有什么表情。

无奈、困苦、惊讶、哭脸……

特尼斯笑着,诡异的笑着。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十分的像是魔鬼。

他将纸贴在柜门上,依旧是一只手扶着一手伸了进去。

喔!钱,是钱,没错,就是钱。

他将一沓钱拿了出来。

看到这钱,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我需要养活我的这个家。

是的,我有家和孩子。我有一个女儿。

她很可怜,我不能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她经常遭到身边朋友的白眼,嘲笑她是个穷鬼。

而她的父亲,同样是个穷鬼,也要遭受魔鬼老板的嘲笑。

我可以有钱,可以让女儿不再遭白眼。

想到这里,他又拿出一沓钱,又一沓钱、一沓钱……

我可以开公司,还有上市,我可以赚到很多的钱。

家里可以买劳斯莱斯,可以到海湾买别墅,还可以去挪威度假。

我什么都会有的。

一沓钱又一沓钱已经离开了保险柜,可是,特尼斯觉得这样拿钱似乎有些缓慢。

他试着将上半身探进去,又试着将自己的全身探进去。

胶带微微动了下。

他进去了,进到了那个钱堆里。

胶带掉了下去,黑洞也掉落到了钱堆上面。

”咚咚咚……“空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有这一种声音在不停地回响着……

编辑:学者风采 本文来源:若是您有超技术,短篇随笔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