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时间:2019-11-03 22:06来源:学者风采
摘要 :那个?我们换位置,好不好?倾心第一次说话相当温和了,微风夹杂着她轻柔的话语,一时梦语愣住了。不断地看上看下,看左看右,确认太阳沿着正确的轨迹运行后,她点点头,同

摘要: 那个?我们换位置,好不好?倾心第一次说话相当温和了,微风夹杂着她轻柔的话语,一时梦语愣住了。不断地看上看下,看左看右,确认太阳沿着正确的轨迹运行后,她点点头,同意了。谢谢你!倾心眼中充满了感激, ...

摘要: 我想,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好好和忆往谈谈!倾心轻声说。直接说呗!梦语无所谓地笑笑,或者你可以发个视频!我做不来,要不,你来吧?倾心说。好的!回头,我给发个模板,你照着做,就行!梦语笑笑。第二日 ...

“那个?我们换位置,好不好?”倾心第一次说话相当温和了,微风夹杂着她轻柔的话语,一时梦语愣住了。

“我想,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好好和忆往谈谈!”倾心轻声说。

不断地看上看下,看左看右,确认太阳沿着正确的轨迹运行后,她点点头,同意了。

“直接说呗!”梦语无所谓地笑笑,“或者你可以发个视频!”

“谢谢你!”倾心眼中充满了感激,泪水莫名涌出。

“我做不来,要不,你来吧?”倾心说。

“小星星,天啊!有星星!我眼睛花了!倾心同学,感动是可以的,感激也是可以的,能不能不要泪流满面呢?我不能去老师那报到了,要不会进黑名单的!”梦语想到自己以往气哭人的频率,一路向上,不带喘息的。

“好的!回头,我给发个模板,你照着做,就行!”梦语笑笑。

“知道了!”倾心立刻一收,泪光消失了!

第二日,宿舍里,倾心看到了梦语发来的视频,是梦语的各种自拍,还有她最爱听的歌曲,配着各种告白的话语。

“演技派,绝对演技,在下佩服!马上上课了!午间,先斩后奏,换了再说,反正只要你同意,老师那肯定没问题!”梦语倒不是嫉妒,因为倾心是稳当的学生,考试前三名,说一句话的事!这叫天赋!老师都申明很多次了!无论进哪个班级,都是前三名,她转而想想,跑题了!

“还不错!”倾心说。

“呀……唉……小弟佩服……”执笔直接在卓写的小说底下评论,心中恼火啊!想要带偏他,结果生生被带回来了!好吧,我继续偏离主题!有本事,继续啊!

“这是忆往的微信,不用谢我,我和辰要的!我同桌辰就是大方,也不问原因,直接给了!”梦语自豪着。

“头评论了!各位,咱们要不沉寂一周吧!要不,每天被烘烤的感觉,快蒸熟了!”丫头欲哭无泪。

“嗯!”她扬起了嘴角,“谢谢。”

QQ群,所有人一番感叹,末了,送给执笔一句话:“头,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忘记你的!你的帮助,是我们的动力!”

“客气喽!”梦语笑笑。

“拜托,我没走呢!我在坐井观天,字面上的意思,不是延伸意,可明白?”执笔回复。

晚自习,倾心出奇地走入了教室,她看到了忆往。

“明白!”大家一一冒泡。然后QQ群真的销声匿迹了,各种安静,无论执笔怎么发图片,发表情,甚至搞笑段子,卖萌,发链接歌曲,发视频……就是安静了!

辰不理会她,手中笔依旧动着,若有所思,若无其事。

“好!”执笔眉毛抖动着,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压住火气,“各位,我决定了,我要退休。”

“忆往,那个,你看下微信好吗?我加了你微信!”倾心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温和地说。

……

“辰,帮我!”辰朝后面的忆往说道。

没人说话。

“什么啊?”忆往莫名其妙。

“我下线了!”执笔低落了。都是卓害的。

“微信,我没空看!”辰苦恼地笑笑。

宿舍,月光,寒风,带着一丝儿的忧伤,倾心打开了那个锦盒,里面放着几年前搁置的手机,磕碰的痕迹,仿佛是解开梦的钥匙,提醒她,梦还在继续,有一种语言,是梦语,一见倾心,却不如一段段温和的话语,她喜欢他发的那些短信,只是为什么他还是不认识她一般,她不知道,更不想要知道,手机号并没有改变,因为她再等一个再见的机会!是来自短信间的问候,偶尔冒出会不会眼前的忆往不是真正的忆往,是别人呢?后否定,谁会玩那种转变人生的游戏呢?名字好似人的一生,专一一生。

“好!”忆往答应着,捡起辰的手机,应允了微信好友请求。

“呦!复古人士!麻烦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换位置吗?”梦语问。

视频发了过去!忆往并没有打开,但是看到封面,心头一惊,慌了神儿,“忆往,倾心给你发了视频,要不,你先停下,看看。”

“好!”倾心一字一句讲述着属于那个时候,忆往和倾心的故事。

“好!”辰点点头,震惊,豁然,木然,霍然,看着倾心,“你喜欢我?”

“得,我觉得我找到我名字的出处了,梦的语言,果然来的真真切切!倾心同学,我知道了,这个不用你提,我一定帮你保密!”梦语难得主动封住了自己的嘴巴。

“嗯!”倾心不敢看他的眼睛。

“谢谢你!”倾心笑笑。

“那么?该怎么办呢?我有喜欢的人了?”辰犹豫了,不知道怎么回应。

“第二次,一天听到两次谢谢!受宠若惊啊!快嘲讽我一句,告诉我,我在现实的波浪里游走!”梦语开玩笑地说。

忆往假装咳嗽,发了条微信。

“梦语,你该睡觉了!”倾心一句话抛出。

“啊……对了……要不,微信聊吧!“辰支支吾吾地说。

“果然,现实很残酷!明天得值日,谁排的值日表,大早上值日!”梦语抱怨。

“好的!倾心开心不已,径自走出教室。

“是你!不用怀疑!”倾心将打击进行到底。

“十分感谢!”忆往指指手机。

“不是吧?”梦语哑然。

“唉!你害了我了!”辰无可奈何。

“是的!”倾心肯定地说。

当晚,忆往躺在宿舍里,琢磨着,如何回复倾心。

“好冷!被自己冰到了!以后要三思而行了!睡懒觉都不成!”梦语欲哭无泪。

“手机,啥时候还我啊?弟啊?我还有工作呢?你不知道你父母大人怎么交代的?”辰欲哭无泪。

“我的,给你!”忆往递了过去。

“呦呵!不怕我偷看你的秘密!”辰问。

“欢迎看!跟白纸似的,一览无遗!”忆往不在意地说。

“不是吧?得,你收到了另一种表白方式,”辰点了进去,“好家伙,直白地表白,还带背景音乐,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挺受欢迎的呀,你!你的亲和力,注定了你的不平凡!即使平时化妆,也掩盖不住你的锋芒!”

“挖苦我?”忆往盯着他。

“没,不敢,说真的,你打算怎么回复梦语呢?”辰问。

“帮我直接拒绝她!”忆往说着,在辰的手机上,点击着。

“残忍!”辰笑笑,“好了!帮你拒绝了!”

“以后晚上,互换手机!”忆往说。

“遵命!”辰说,“以后我要不要也走亲民路线呢?”

“你还是走冷峻路线吧?要不,回头你父母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冷峻对待?”忆往劝解。

“我有种后悔的意思!”辰叹了口气。

“晚了不少年头了!你父母不是我父母,么?被你带跑了!”忆往恍然大悟。

“是不是发了很多甜言蜜语呢?聊天记录能不能不删呢?回头我效仿一下!”辰说。

“不会删的!因为是甜蜜的记忆!记着备份!”忆往笑笑。

“遵命!”辰说。

编辑:学者风采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