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会想你,不要说话

时间:2019-10-18 12:12来源:学者风采
摘要 :先不说吧!而且到明天爹爹给易城主说了,他不就知道了。小兮的心里,也许也有点不舒服吧!哎,各有各的不舒服,谁都没在说什么,各自回了自己的住处。当然,水仙和木天就去

摘要: 先不说吧!而且到明天爹爹给易城主说了,他不就知道了。小兮的心里,也许也有点不舒服吧!哎,各有各的不舒服,谁都没在说什么,各自回了自己的住处。当然,水仙和木天就去了水仙的地方,因为离得近。木哥哥,你觉 ...

      你就是当年被小王妃收买驱邪大师的后代,对吧!夏子洛问着吴赫。

“先不说吧!而且到明天爹爹给易城主说了,他不就知道了。”

      只见吴赫低下了头看来没有吱声,看来是真的了!

小兮的心里,也许也有点不舒服吧!哎,各有各的不舒服,谁都没在说什么,各自回了自己的住处。

    夏子洛也没在问,转身离去,回了自己的房间!

当然,水仙和木天就去了水仙的地方,因为离得近。

    夜晚降临了,子洛没有吃完饭。这么晚了也没有睡,一个人躺在床上不知道想着什么?

“木哥哥,你觉得小兮和易大哥他们是怎么了?”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半夜,钟表响了,午夜了。

水仙记得,当时两人不是很好的吗?怎么他们才醒来,感觉很多东西都变了,难道以前易风对小兮的都是假的,那么他的演技也太好了吧!

    不知怎么了,已经开始迷糊,眼睛越来越累,睡着了吗?

“作为男人对男人的了解,我觉得易大哥对小兮是真的,至少看她的眼神是真的,但是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我也不清楚。”

    这是哪里?好奇怪,好多的人,子洛不知道自己来了什么地方。

“难道是他的家人不答应?”

    谁家的院子里,还穿着奇怪的衣服,古装。

水仙想到这个可能,这是一个极其有可能的可能。

    这是在做梦吗?可感觉怪怪的。四处看着,有人来了,过去打了招呼,想问问这是哪里?

“这个很有可能,别看易城主整天笑嘻嘻的,但是这样的人可狠着呢!”

    可那些人却穿过了自己的身体,看不到我吗?子洛奇怪着,却有些害怕了!

“你怎么知道?”

    随着那些人的后面,来到了一个花园。一对小孩正在玩耍着。

“这就是男人对男人的看法,小女人不懂正常。”

    小男孩蒙着眼睛,抓到了正在奔跑的小女孩。

“真的吗?”

    小男孩摘下蒙着眼睛的丝巾,开心的说到,抓住你了,长大后你就要做我的新娘。

“真的。”

    小女孩说,好呀!长大后你来娶我,我就嫁给你。拉勾,两个小孩就这样定了终身契约。

“好吧,相信你。”

    看着他们好开心,好开心,自己也跟着笑了。

就是这样,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即使只是说说话,都会觉得有意思。

    这时候过来一个人,走进那个小男孩。

“木哥哥,你想回夜花城吗?”

    说,小王爷我们该回府了。声音好好听,笑容也好甜,好温柔的女子。

水仙知道,木天不只属于她,他在这里也有一个第一次的家,所以他想知道他的想法。

    如果是当代社会里的人,估计会有很多人喜欢吧!不算非常美丽,但是却透露出一种不同的亲近感。又说不出什么感觉的一个感觉,就是让人很舒服。

“想,先陪你去夜花城。”

    好的,奶娘,那个小男孩应着说到。又跑到小女孩身边说,我要回去了,长大后我来娶你。

其他的以后再说。

    好呀!两个小孩子就此分开。

“谢谢你,木哥哥。”

    小男孩回了自己的家,小女孩笑着,挥摆着小手跟他再见!

水仙知道木天对她的好,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夏子洛笑着,看着,当回过头时,又变了。

第二天,几人一起去和易城主告别,说明天就会离开龙城。

    这是哪里?刚刚的府衙呢?刚刚的小女孩呢?

易城主百般挽留,可是他们既然打定了注意,而且这里终归不是自己的家,所以住的不踏实。

    转身时,门口已经挤满了人。个个都笑容满面,很是开心。

易风也在旁边,他看着夜小兮,想说什么,可是看向易笑天,他还是笑的恰到好处,就是绝口不提他们的事。

      原来是结婚,大喜的日子。谁结婚……

“你们决意要走,我也就不再挽留了,那么到了夜花城需要什么帮忙的,尽管派人过来告诉我一声,能帮忙的我一定尽力。”

    花轿来了,落了地,新娘由媒婆背着进了院子。

“好,那就多谢易兄这么久以来的照顾和帮忙,夜城在这里谢过了。”

    跟随着人群来到前厅,也见到了我们的新郎官。

“说这些干什么,相识都是缘,而且听说小儿易风和小公主小兮有缘分,这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如果你们不嫌弃小儿易风,等你们安顿好了,我马上派人去提亲,希望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吴赫,怎么会是吴赫……夏子洛有些吃惊!

易笑天的笑还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可是听在夜城的耳里,已经不是话的本意了。

  看着吴赫满身的不情愿,拜堂时候,还是被人硬按着拜了堂。

“孩子们的事,以后再说,都还小,让他们多了解了解,如果觉得合适,我也不会阻拦,没有哪一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幸福。”

    怎么回事,难道古时候就是这样成亲的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由不得自己做决定!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一起在后花园吃饭,当给你们送行了。”

    子洛低头间有些伤感,却看到,一个人,那个人好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多谢易兄。”

    奶娘,那个奶娘。躲在一旁看着,却能看出她的伤心,泪早已经留下。

夜城的笑也是恰到好处。

    难道是……

可是站在一旁的小兮和易风都不好了。水仙看向小兮,她虽然在微笑,可是她看得出那样的笑实在太假了,因为比哭还难看。

    子洛有些紧张了,新郎吴赫就是小王爷。

一旁的易风,一副心痛的样子看着小兮,其实他并不希望她也承担这些,可是现在还是无能为她阻挡,最终还是让她伤心了。

    这,这……

来的几人一起离开了,易风想跟着离开,可是被易笑天叫住了。

    夜晚降临,本该是洞房花烛夜,良辰美景。

“爹,你不是说已经答应我和小兮的事了吗?为什么又反悔了?”

    怎奈新郎却在这后院的一个小屋里面,抱着一个女人哭泣。

易风平时可不会这样和易笑天说话,他是一个极其听话的乖孩子,可是现在为了挽救自己的爱情,这样说话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子洛走进一看,这女人是奶娘……吃惊的后退了一步!

“我反悔?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可是你看她爹说的话,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那么高傲,难道我龙城的三少爷陪她女儿还委屈了吗?你从新选一个吧!”

    二人哭泣着,相拥相吻!子洛被看到的事情吓到了!

“我不要,我就要小兮,一辈子。我知道你就是嫌弃他们就被毁了,但是不管他们家变成什么样,我都只要她。”

      又听到奶娘对吴赫说,快回去吧!不要让新娘等久了,言语中透露着心酸与苦楚。

“如果我不允许呢?”

    我不要去,我不要……你才是我的新娘?吴赫抱住奶娘带着哭腔说着。

易笑天就不信他还管不了他了。

      你不回去,我们就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了。快回去,等过了今晚,明天我们就成亲了。

“那我就一辈子不娶。”

    就再也不会分开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奶娘含着泪水对小王爷说着。

易风说完,自己离开了,不想再多说,心里早已经有了决定,就一定会坚持自己的决定。

  好,我回去,我回去便是。父亲答应我,只要我今天娶了她,明天他就让我们成亲。我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永远都不分开。

“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方丈?”

    吴赫握住奶娘的手,继续说,等我,等我一个晚上,明天,明天谁也不能在把我们分开了。

“不用,我认识。”

    嗯,再也不分开。

“那你去啊!”

      二人拥抱,拥吻。

两父子都是倔强的人,笃定了不为对方改变。

      吴赫离开了,奶娘趴在床上哭泣着!却摸着肚子说,过了今晚,爹爹就会永远跟娘亲在一起,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易风没去,但是来了小兮的住处。

      可这时候门外却有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呢?

远远的,就看到小兮一个人坐在门边,在想着什么,久久的一直在发呆,好孤独,好需要一个坚实的肩膀靠。

      谁是小王妃,夏子洛奔跑着,却来了一阵风。

易风走过来,走到她的身边,她都没有听到。

    什么都看不见了,待停下来时候,已经是冬天。

易风坐在她的身边,她才反应过来有人来了。

    好大的雪花,一眼望去,不远处有两个人,相依相偎。

“易大哥,你怎么来了?”

      是奶娘跟吴赫,坐在亭子里的椅子上。吴赫把奶娘搂在怀里?

吓了她一跳。

    抚摸着奶娘的肚子,二人说笑着。

“我过来看看你。”

    你猜是男孩还是女孩,奶娘问着?

“嗯。”

    我希望是男孩,可又希望是女孩,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只要是你为我生的我都喜欢。

夜小兮突然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感觉这样的感觉太难受,这样坐在一起没有话说太尴尬了。

    可却在不远处,依然是那双冷冷,狠狠的眼睛盯着。

“你明天就离开了。”

    回头间跟着那身影寻去,却没了踪影!

“嗯。”

    奇怪,明明是来了这个地方的,怎么看不到了。

“你一定要和他们一起离开吗?”

    子洛找寻着,隔壁的房间里却传来了说话声。

“嗯。”

    死,我要她死,而且以最惨的方式死。只听见那女人发出恶狠狠的语调说着。

“你会想我吗?”

    这该有多大的恨呀!光听声音,汗毛就竖起来了。

“嗯。嗯?”

    可是这事还要委屈小王妃一下,才能办成。一个男人的声音继续传来。

夜小兮心里在想这样真的不自在,所以心不在焉。

    小王爷现在视那个女人如珍宝,寸步不离。

“你会想我吗?”

    所以这次要委屈王妃跟肚子里的孩子了。

易风看着她的眼睛,他想知道最真实的答案。

    你说什么,我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若果现在没了,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小王妃愤怒着。

“可是,现在你问的这些还有意思吗?”

    王妃莫着急,莫动怒,听老朽把话说完。

夜小兮真的搞不懂,她听懂了爹爹的意思,似乎不像当时说的那样,她也听出了易城主的意思,要他们安好家以后再说,这难道不就是说他们家如果是现在这样,就是不可能吗?可是现在易风又这样,她简直快疯了,都不知道谁说的该相信多一点。

  我早已经算出王妃怀的是龙凤胎,而那个女人怀的也是龙凤胎。

“有,当然有。如果你说会,那么我会努力。”

    可王妃这胎,是病胎跟死胎。

“如果我说不会呢?”

    听那男人说完,王妃慌了,你说什么?怎么可能呢?

夜小兮明显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因为此时的她,屏住了呼吸想要听到他的答案。

    王妃不用担心,老朽有办法。

“......”

    只听那男人继续说到,以命换命,生死交替。

“可是我会想你。”

    什么意思,什么以命换命,生死交替。王妃不懂的问道。

“你说天上的太阳为什么每天早晨升起来,晚上落下去,第二天还是一样,可是时间为什么就不一样了呢?”

    老朽继续解释道,就是王妃肚子里的孩子换到那女人肚子里,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换到王妃肚子里。

夜小兮看着天上,今天是个好天气,可是心情却不像天气那么好。

    到时候王妃就说肚子疼,早产,然后老朽施法,让王妃跟那女人同时生产。在然后……

“这是自然规律。”

    在然后就设计陷害奶娘,说她害人,让王爷处死她是吗?

“嗯,这样的自然规律真好。”

    子洛怒气冲天,跑到王妃跟老朽的身边,大骂,你们太残忍了。

夜小兮要不是脸朝上,可能下一秒眼泪就出来了。

    然后,发现……吓得后腿了两步,瘫倒在地上。

“可是人不是这样的,至少我不是这样,经过了就是经过了,不会像周而复始的回来。”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易风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原来是他离开了她,还会找到一个和她一样,甚至比她还好的女孩,在告诉他,他们两不可能了。可是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呢?他不是太阳,做不到今天下去了,明天还是一样的上来。

    原来她就是小王妃,老朽就是她外公。

“你回去吧,累了,我进去休息一会儿。”

    前生今世……

夜小兮慌忙的走进了屋里,看都不敢看易风一眼。可是,进了门的瞬间,只能一个人靠着门无声的哭泣,甚至还怕门外的人听到她哭泣的声音,还要极力的隐忍。

   

就连哭泣都不能在心爱的人怀里哭,有一天,你还要躲着心爱的人哭泣的感觉,也许只有此时的夜小兮能感受这样的感受。

   

       

编辑:学者风采 本文来源:可是我会想你,不要说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