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应潜入历史,好书榜最好是百花齐放百家争

时间:2019-10-17 08:03来源:学者风采
摘要 : 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总编辑马志明:马志明激赏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的评选方式。昨日下午,第十五届深圳读书月的“年度十大好书”评选终于在南山文体中

摘要: 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总编辑马志明: 马志明激赏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的评选方式。 昨日下午,第十五届深圳读书月的“年度十大好书”评选终于在南山文体中心剧场揭开庐山真面目。记者在评选结果出来 ...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总编辑马志明:

图片 1

——盘点2013“年度书榜”评选热潮

马志明激赏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的评选方式。

近日,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组织的第四届“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书单揭晓,成为此前一年各类机构年度书榜评选的收尾。

昨日下午,第十五届深圳读书月的“年度十大好书”评选终于在南山文体中心剧场揭开庐山真面目。记者在评选结果出来后,趁机采访了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总编辑马志明,他认为深圳读书月的这种好书评选机制在国内很有创意,但好书榜最好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接地气,是这张榜单的最大特色。它通过媒体推荐、专家把关、群众投票的方式产生,将“政府引导”与“大众喜爱”进行了有机而巧妙地结合。第四届“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推荐活动,共有730万人次网民参与网络投票,比去年的190万人次高出284%,大大超出预期。

晶报记者 叶长文

各类“年度书榜”评选成热潮

“评出的好书比较有内涵”

人气越来越旺的还不仅仅是“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这一项。从去年11月深圳读书月十大好书评选开始,2013年的“年度书榜季”徐徐启幕,各类书榜评选你方唱罢我登场,大有越演越烈之势,成为一个引人关注的文化现象。

马志明认为,这是他参加一些读书节或书店评选活动中氛围最好的。“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更看重的是人文社科和文学类的图书,评选出的好书都是比较有内涵的作品。”

本报光明书榜之年度书榜,在2013年的最后一天正式发布。此外,中国日报、中华读书报、中国新闻出版报、中国教育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多家纸媒,均推出了自己的年度好书榜;新浪好书榜、新浪微博年度最赞十本书、当当网年度畅销榜、亚马逊中国年度总榜、京东图书年度畅销榜、凤凰网年度十大好书、人民网年度十大热书等网络媒体榜单,也纷纷出炉;中国出版传媒商报和出版人杂志还分别联合新华网和百道网,采取了纸媒和网媒联合评选好书的模式;中国出版集团、商务印书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凤凰传媒等出版机构,也不约而同地评选出自己的年度好书榜。

对这次年度十大好书的评选,马志明大为赞赏。他尤其赞赏现场公开透明的评选机制,因为不少颁奖典礼都是提前选好了,“相比之下,深圳‘年度十大好书’是从30本入围的图书中通过现场17位专业的评委投票选出来的,这在国内还是挺新鲜的”。还有,本着公正公平和保密的原则,在11月29日终会之前,不得泄露包括国内知名媒体人、学者、书评人在内的17位评委名单。

“一项有益的文化交流活动”

那些入围年度十大好书的作品,有没有因此提高销量?马志明说:“据我个人了解,以往入选过深圳年度十大好书的图书,在销量上肯定有所提高,尤其在深圳读书氛围那么浓厚的城市。”但他也同时指出,读书越多的人,在认知的层次上会有所提高,慢慢地对书的内容和质量也有要求。他希望通过深圳读书月的活动典范,在全国能够拉起一场全民阅读的行动。

“最早开展年度书榜评选活动的多是出版业内的媒体,最近几年,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大众媒体介入,很多网络媒体等新媒体也逐渐参与进来。”作为最早参与年度书榜评选活动的专家评委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雷颐对这几年年度书榜评选的变化颇为关注。

现在读书也面临一个困境,马志明认为,一年读不了几本书的大众读者,这些书明显偏深奥了,普通人更需要显而易懂的读物。

在雷颐看来,媒体重视评选年度图书,是具有积极意义的文化现象。“有人说阅读已经死亡,或者纸质书已经死亡,但事实证明不是如此,从这一股年度书榜评选的热潮来看,大家对读书还有很高的热情,阅读还是我们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好书榜没有好坏之分”

资深出版人、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也认为,年度书榜的评选形成了一种越来越热闹的景象,说明这种形式为大众所乐见,是一项有益的文化交流活动。

每年在国内都有不少好书排行榜,当然会因此引发对这些书榜的争论。“前些天,有个书评人质疑年度“中国最美的书”的评选结果,他认为被选上的书几乎没有什么市场性。因为这个书榜的评选主要是从装帧设计的复杂性和美观性上考虑的。”马志明如是说。

“年度书榜的评选对业界是好事,大家都很关注。这说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阅读品质。”既是出版人也是书评人的十年砍柴也对此表示肯定。

他认为这是一个“吸人眼球”的时代,要想在那么多图书中让读者一眼就记住这本书,它必须依靠吸人眼球的书名和一些粗暴直观的封面设计来抓住读者。

“评选的导向性尤其重要”

马志明说:“深圳读书月的好书评选同样面临着一样的问题,这些好书主要根据组委会和评选团的口味选出来的。”

然而与此同时,几十家年度书榜密集在年末发布,上榜图书涉及上百种,让人眼花缭乱。“不同的媒体榜单体现出不同的偏好,其中既有下里巴人,也有阳春白雪。这既跟媒体自己的定位有关,也和所请的评委有关。”雷颐这样分析。

在他看来,有些好书榜的评选则更偏向市场的反馈。从出版社的角度考虑,也很看重出版的经济效益。不同的评选标准会得出不一样的结果。“所有好书榜没有什么好坏之分,最好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这一年,媒体推出的年度书榜很多,但多数还是很小众。”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张拥军对此不无忧虑。

《张爱玲给我的信件》落选“挺可惜”

选稿:丛山来源:光明日报作者:吴娜

这次马志明公司出版的《张爱玲给我的信件》入围30本好书,最后在现场评委投票“年度十大好书”中落选。马志明对此表示挺可惜的,“这本书是从台湾引进版权的,讲述1963年始,张爱玲在美国跟夏志清往复书简,直至1994年,这三十年期间的信件,张爱玲写了110多封,在这些信里,张爱玲谈创作、谈翻译、谈出版、谈读书、谈生活、谈友情,时间跨度非常大,涉及面非常广。”

在马志明看来,作者夏志清与张爱玲可以算是相知相惜的知己,所谓知己就是自己的另一面镜子,所以对张迷或研究张爱玲的专家来说,想进一步了解真实的张爱玲,这本书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马志明认为这本书对张爱玲的研究,甚至对于现代文学的研究都很有价值,因为100多封信在里面,有讨论文学创作的问题。如果你很喜欢读张爱玲的小说和散文,可能会读她的传记,但一些传记可能没那么细致,而这本书里100多封信件和夏志清的回忆,使“张迷”眼中张爱玲的形象更具体了。

编辑:学者风采 本文来源:好书应潜入历史,好书榜最好是百花齐放百家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