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的Angel,三叶草的微笑

时间:2019-11-23 03:02来源:现代文学
摘要 :"这里是那里啊?黑漆漆的,还带着食物腐烂的恶臭,喵呜"我迷惑啊,这时听见"谁把猫丢进垃圾箱里的,那天也让我捡个媳妇有多好"我被捡垃圾的三十男子悬在半空中,那个男的

摘要: "这里是那里啊?黑漆漆的,还带着食物腐烂的恶臭,喵呜"我迷惑啊,这时听见"谁把猫丢进垃圾箱里的,那天也让我捡个媳妇有多好"我被捡垃圾的三十男子悬在半空中,那个男的说道"把这只猫卖了,也好"我一听用力一抓,他 ...

图片 1

"这里是那里啊?黑漆漆的,还带着食物腐烂的恶臭,喵呜"我迷惑啊,这时听见"谁把猫丢进垃圾箱里的,那天也让我捡个媳妇有多好"我被捡垃圾的三十男子悬在半空中,那个男的说道"把这只猫卖了,也好"我一听用力一抓,他的脸上被我盖了一个红章便跳上屋顶,"敢卖我来自未知国度巴尔微琪蔓国王的女儿萨奇蔓莉莎,都怪我贪玩,跌道时空缝隙中,来到这个破地方,法力也没有了,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能恢复,可怜啊,唉"我无奈中……

我坐在阁楼的角落里,下午三点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玻璃斜射进来,照在我攥在手里的果冻上......

我继续往前走"咕噜~什么声音?我低下头一看,原来肚子恶了,我抬起头看看四周,都是房子,那里有吃的,喵呜~"我垂头丧气的向前走,"什么香味,嗅嗅~原来是蓝梅味的蛋糕,哇噻是我的最爱"我跳进了窗户走到蓝梅旁"嘿嘿,美餐啦,享受生活啊,我来了……呃~打了一个饱隔,我添着自己粉嫩的小抓子,喵~"我伸了伸懒腰,好困,要睡了,美女是不能有黑眼圈的"我缩成一团睡觉了~

安琪是第一个和我说话,带我出去玩的女孩。或者说,安琪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女孩,而从那以后,安琪的样子也就莫名的成了我看其他女孩的标准了。

"好可爱的波斯猫啊,那里来的"我隐隐约约感觉有人抚摸我的头,我打了一个哈气,伸伸四支,睁开眼睛"哇噻,美男哟,180的身高,清朗的脸线,健美的身材,阳光的微笑"我流口水中,他叹了一口气"忙了一天,洗个澡睡了,小花猫一起洗""狂嘻矮"你在浴缸等我,我洗完了跟你洗,不要跑氨浴室弥漫着雾气,"哟,好白稀的皮肤,好身材,往下看看,脸一下就红了,喵~看见他的xxxxxx,我低下了头,他望了望我"你在偷看,小心吃掉你"笑着说~"小不点,到你洗了,哟,你还是"女生"哦,脖子上还带着三叶草形项链,那一后叫你小安琪,嘿嘿,他对我笑了笑"神啊,杀了我吧,阿门""我洗澡的时候叫,是不是看见我的美肤,羡慕给,是不是?挠你""讨厌,你是坏蛋""你会说话"他惊讶的问,"我不会说话,是我身体安了模声器,我才会说话,懂吗?"不能告诉他实话,我肯定的说,"以后不能在别人面前说话,会把你拿去展览的,听见没""蒽" 他是斯蔓尔贵族的校草、数学、物理、化学的天才初洛,追他的女生有多少,作为他的宠物,我得了好多好处,她们都来巴结我,给我好吃的,每次打完球回来肚子都是饱饱的,"你在这样下去,会把我出卖的,小家活"他生气的说,"切"我瞥了他一眼。

我见到安琪时,是某天下午的三点,没错,我清楚地听见街道远处大楼的钟声响了三下。

他喜欢看夕阳夕落,每次都抱着我坐在公园里看,抚摸我的耳朵,我真喜欢时间停在这时刻,"看那天地日月,恒静无言,青山长河,世代绵延,就像我心中,你从未离开,也从未改变"……

我正蜷缩在一个不起眼的街角,看着从我面前走过的各式各样的鞋子:我没有的童鞋,高档的皮鞋,华丽的高跟鞋......很多很多,却都只是从我面前冷冰冰的走过。我也只是望着这些不同身份的鞋子,视线模糊的发着呆。不知何时,当我的瞳孔再次调好焦距变得清晰起来时,我看见了一双白色的球鞋静静地站在我的面前,白鞋旁边还有一只正对我坏笑的白猫。我抬起头来,看着这个正微微俯下身的白鞋的主人,她正对着我笑。这就是我和安琪第一次见面时的印象:白色的连衣裙,白色的球鞋,白皙的面庞,当然,还有那只喜欢坏笑的白猫。

突然有一天,他对我说,他喜欢上文艺系也是校花的然琪,她不喜欢我,喜欢旁边学校的校草,听完后,我的心被雷打碎了,我无奈的从窗户跑出来,没想到我离开初洛会变得这么渺小,我无助的走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和车,这个世界只剩下我孤独的一个人,饿了就去翻垃圾,有次还被扫地地老头打死,累了,就和流浪的人睡在一起,晚上看着繁华街市,鸿宴笙歌落,何处心安在?望着星空,我想起了初洛,眼泪掉下来,"安琪,你在那,我很想你""是他,是初洛,我在这里,初洛,我跳上他温暖的怀抱里,呜呜呜呜呜呜~一把眼泪一把涕的往他身上擦""安琪,我们回家吧"他摸了摸我的头说,"蒽" 我是他在三天后才找到我的,我和他的生活又回到了原点。"你是谁?为什么睡在我床上"我揉了揉眼睛说"初洛,是我啊,我是安琪,手、头发,我恢复了法力,好开心,我紧紧的抱着他,回过头来,他迷茫的看着我,我就把我的一切和来历告诉他,虽然,他还是有些怀疑。

阳光洒在安琪的脸上,我分不清那张脸是白色还是透明的。但我敢肯定的是,那张脸正挂着微笑,从阳光里漏出来的微笑。“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听见安琪说这句话的时候,这条喧闹的街一下子变得很安静。

变成人的生活就是麻烦,全部家务都是我做,一日三餐我包,不过他的处室被我打理的井然有序的。 我是他在三天后才找到我的,我和他的生活又回到了原点。"你是谁?为什么睡在我床上"我揉了揉眼睛说"初洛,是我啊,我是安琪,手、头发,我恢复了法力,好开心,我紧紧的抱着他,回过头来,他迷茫的看着我,我就把我的一切和来历告诉他,虽然,他还是有些怀疑。

“哪儿?”我抬起头来,狐疑地望着这个要带我走的女孩。

变成人的生活就是麻烦,全部家务都是我做,一日三餐我包,不过他的处室被我打理的井然有序的。他很喜欢吃我做的饭,我希望生活能这样平淡的过下去,因为和他在一起,我很幸福。夜晚的风是甜甜的,我清闲的坐在沙发上,这时候初洛急匆匆的从外面回来对我说"安琪,你能帮我让然琪做我女朋友吗?"我脸一下子就白了,没有说话,"安琪~安琪~"他不停的叫我,我回过神来,我知道我是多余的人,应该走了,我假装微笑着"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当我三天的男朋友,可以吗?"他点了点头,我们击掌为意。

“很远很远,路途上到处是困难,但那个地方很美好。你敢吗?”安琪边说边向我伸出了手。

在余下的时间里,我要开开心心的与他度过美好的三天。早上,我穿上了白纱裙,美美的打扮一下自己,和他手拉手一起逛街、吃蓝梅蛋糕、一起背靠背地坐在公园的草地上看夕阳,第二天,我和他去袅尔岛上玩,一起去沙滩捡贝壳,我们还在茶园里采茶、制茶、品茶,在草丛里追逐……我们很晚才回家,洗洗各自睡觉去了。第三天,我早早的起床做早餐,做好后我悄悄的走到他的床前,抚摸他的脸和头发"你醒了,快去洗漱,吃早餐,不然上学迟到了"他没有说什么,对我淡淡的笑了下。

我看着那手,晶莹,纤细,我下意思的抓住了安琪的手,好凉。

我把他换下来的衣服洗了,还去超市买了许多日用品,去菜市买了好多菜,做了一顿丰富的晚餐,还点上的蜡烛,到上了八六年的红酒,等着初洛的回来。我真希望他不要回来,相守的日子太短,离别的时候太快,吃过烛光晚餐后,我和初洛坐在阳台上,我微笑的对他说"把你的手伸出来,给,三叶草形的项链送你做纪念,我要走了,明天醒来你的愿望就会成真,最后,你能送我一个吻吗?就当离别的礼物,可以吗?"他点了点头,当他冰凉的唇贴在我的唇的同时我的身体也在慢慢的消失,"茫茫苍海,伊人含泪泣无心君,就此留下一世思念"……

钟又响了四下,我再一次,最后一次回头望了一眼钟楼的大钟,四点,我要离开这条我一直流浪的街了,永远,因为我遇到了安琪。

六年后,我又来到与他在一起过的城市,去曾经与他走过的公园,公园草地上种上了三叶草,我静静的坐在上面,回忆起和他看夕阳的情景,我笑了,"阿姨,你在笑什么?"我回过神来,一位可爱的小女孩朝我微笑,我也对她点了点头,"阿姨,我要回家了,爸妈会担心我的,阿姨再见"我向她挥了挥手,看见她脖子上的三叶草项链,我笑了……"亲爱的,回家了"我拉着老公手回家了。

安琪一直在前面走着,不说话,却时不时的回头对我微笑一下。我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孩子,却发现那只白猫正对着我做鬼脸。

夕阳下,草地上的三叶草迎着和风微笑……

我不知道安琪要带我去哪里,哦,知道,是一个叫做远方的地方。那个叫做远方的地方怎样,安琪遇到我时跟我说过,很美好,我相信她。

我们走了好久好远,却一直没有停下来休息。安琪看着我疲惫的样儿,笑着问我,累吗?我点头,安琪又笑,那只胖胖的白猫也笑,对着我坏笑。安琪摸着我的头说,路远,但我们时间不多了。安琪说完,我突然有个想法:我想弄死那只坏笑的白猫。

安琪带着我往前走。我们走了千山万水,过了春夏秋冬。

我记得那个满是繁星的夏夜,我和安琪,还有那只白猫,走在一大片森林里。安琪手里提着一盏灯,里面满是绿绿的萤火虫。我问安琪,天上都是星星,可以看清脚下的路。安琪俯下身对我说,我怕你看不清我。我望着安琪像星星的眼睛,点点头。其实我还有件不明白的事想问安琪,为什么她总是在我的前面走,而她身边的那只坏笑的白猫从遇见我以后一路上都走在我的身边。当安琪跟我说完那句我怕你看不清我后,我觉得我不应该再问她这个问题了,因为我感觉自己找到了答案。

安琪从哪里来,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的是,从我不再流浪的那一刻起,我就离不开安琪了。

这么多年来,我和安琪一起走着,去那个叫做遥远的,很美好的地方。阳光明媚的时候,我能看见金色的光晕镀在安琪身体的四遭,我旁边的白猫会变得燥燥不安,这时我会对着那只白猫坏笑。当然,这一路也有风雨阴天。雾霾霾的天空洒起淅沥的碎雨,安琪在前面走着,忽隐忽现,我看不清她,害怕她把我扔下,害怕因为这多变的环境就失去她。这时,那白猫却变得面目狰狞。安琪在不远处的雾里站着,我透过尘埃,仿佛看到她模糊的笑容,我感到了一丝安慰,一股力量。

白驹过隙间,我已长大长高。看着仍在前面走的安琪,我有时会想,我可以亲到她。我对安琪的感情,绝非世俗。一开始的时候,我会认为安琪是我一个人的,因为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孩。但一路走来,我才慢慢懂得,安琪是属于每个人的,或者说,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安琪。

那天,我和安琪还有那只白猫,我们一起,走过了繁华喧闹的街道,穿过了挂着星空油画的长长的画廊,趟过了游着鱼儿的潺潺的溪水;我们看见了骑着白马拿着宝剑的拿破仑,看见了诸子百家的争鸣,看见了卖火柴的小女孩慢慢地冻死,也看见了灰姑娘嫁给王子的美好结局;我们在阿根廷的牧场看成群的牛群,我们在布拉格广场荡起欢快的秋千,我们在爱琴海边光着脚感受细细白浪的轻抚,我们在乞力马扎罗的山顶看见了喷薄的日出......我们一路走,一路看,我们很累,但我们很快乐,我也有时想放弃,但安琪总会告诉我,那个叫做远方的美好的地方。

终于,那天,我们穿过了铁丝栅栏围起的奶牛场,来到了一个寂静村庄的岔路口。路口伫立着一个木头做的指示:前和后。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指路牌,但看到它的一瞬间却明白了它指的方向。安琪在前面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我。一路下来,安琪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那样:白色的连衣裙,白色的球鞋,白皙的面庞。

安琪笑了,对我说,我得走了。

我对安琪说,我跟你一起走。安琪说,不,我在前面等你。

我问前面是哪里,安琪说,那个遥远的地方。

我开始着急,我已经依赖上她了。我问安琪,我能到吗?

能,只要你是真的舍不得我,真的想见我,安琪说。

那我想你时怎么办?我问安琪,眼圈有点红。

安琪笑了,和云端上的阳光一样灿烂。她伸出手,一束阳光照在她的手上,晶莹光亮。那束光在安琪的手上慢慢凝结成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果冻。安琪把它递给我,说,把它带在身边。我迟疑了一下,接过那枚果冻的一瞬间,我有种回到流浪时见到安琪第一面碰到她手的感觉,好凉。

还有,安琪说,那只白猫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见到我。我走了,在那个地方等你。再见。

我还没有反应完安琪说的话,安琪就已经不见了。就像我在那条街上见到安琪时一样,犹如天降,来去无踪。

接下来的路,就只有我和安琪留下的那只猫在走了。那只猫还是不时对我坏笑,我也还会感觉到疲惫,但每当看见那枚躺在口袋里的安琪留下的果冻,想到在前面等着我的安琪,我还是会洗洗脸,继续往前走......

安琪已经走了好久好久,我到今天也还没有再见到她。

我坐在阁楼的角落里,下午三点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玻璃斜射进来,照在我攥在手里的果冻上。破旧的木地板上躺着那只白猫,眯着眼懒洋洋地晒着太阳。这座旧阁楼是我和白猫的临时歇脚点,我们明天还要继续上路。而这只对我坏笑的白猫,我也知道了它存在的意义。因为它的坏笑,是激励我去远方和安琪见面的动力......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临近的Angel,三叶草的微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