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有错吗,短篇散文

时间:2019-11-23 03:02来源:现代文学
摘要 :福建省厦门市,一个名叫翔安的小镇上。这正是初春时节,大地有一些零零落落的小草,都挣扎着冒出了一点点儿绿意的小芽,但在这瘦瘠的黄土地上,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旁边

摘要: 福建省厦门市,一个名叫翔安的小镇上。这正是初春时节,大地有一些零零落落的小草,都挣扎着冒出了一点点儿绿意的小芽,但在这瘦瘠的黄土地上,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旁边还有几棵无人理会的老槐树,它们都伸展着又高 ...

摘要: 这是去年的春天。这天天气很好,天空高而澄清,云层薄薄的飘在天空,如丝如絮,几乎是半透明的。太阳晒在人身上,有种懒洋洋的温馨。微风轻轻的吹过,空气里漾着栀子花的香味。飞机徐徐的降落,侯机场外一辆高档的 ...

福建省厦门市,一个名叫翔安的小镇上。

这是去年的春天。

这正是初春时节,大地有一些零零落落的小草,都挣扎着冒出了一点点儿绿意的小芽,但在这瘦瘠的黄土地上,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旁边还有几棵无人理会的老槐树,它们都伸展着又高又长的枝桠,似乎在像等待着什么。

这天天气很好,天空高而澄清,云层薄薄的飘在天空,如丝如絮,几乎是半透明的。太阳晒在人身上,有种懒洋洋的温馨。微风轻轻的吹过,空气里漾着栀子花的香味。

小镇上,这天似乎显示得是十分的热闹,同时,小镇的郊外,让人看起来,似乎有些荒凉。幸好这天的天气特别好,天空高而澄清,云层薄薄的飘在天空,如丝如絮,几乎是半透明的。太阳晒在人身上,有种懒洋洋的温馨。

飞机徐徐的降落,侯机场外一辆高档的小轿车在等候,学成归来的富家三少爷子健,沿着美丽如画的城市,回到自家别墅。

在这小镇的不远处,看见一位大约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还是……?她一直东张西望,她似乎很焦急的样子。

到了晚上,别墅内华丽的大厅中,灯火辉煌,是十分热闹。这正是家人为学成归来的三少爷子健,举行的一次庆祝宴会。这时,在宴会上的朋友都举起酒杯说:

从她的外表来看,大约身高1.60米,瘦瘦的身体,身穿一件白花色的短袖衬衫及一条灰色的牛仔裤。看上去她很漂亮,又是一位忠厚淳朴的女人。

"来来来,我们大家祝子健学成归来,让我们敬子健一杯,大家干杯1

正在她焦急等待时,从她前方匆忙的走来了一位大约30岁的年轻小伙子,从这位小伙子的外表来看,皮肤黝黑,人很憨厚,身高1.70米,身体显示得是十分的强壮,他一手提着工具袋,一手拿着一把铁锹,看上去是位房屋装修的工人。

子健看厅中的朋友们都在向他举杯敬酒,子健也举起酒杯对大家说:

秦岚心想,这位年轻小伙子可能就是朋友介绍给自己装修房屋的工人。这时,秦岚就连忙的对王磊说:

"谢谢!谢谢!大家太客气了!太客气了!请大家多饮几杯,不醉不归啊1

"你好,你是王磊吗?"

此刻,在这豪华的大厅中,欢笑声酒杯声连成一片。一直到了天明。

王磊说:

早上,子健开车去朋友家玩。

"我是王磊,请问你是……?"

在回家的路上,路过海边时,突然看见一位大约二十来岁的女孩在海岸上,正手扶着栏杆准备跨越,子健立即就停下车,向海岸跑去,他边跑边喊:

秦岚说:

"喂,小姐小姐别那么想不开呀,跳海自杀是最愚蠢的举动了,你知道吗,蝼蚁尚且偷生,你又何必这样呢1

"我是XX的朋友,我叫秦岚。"

此时,正在跨越栏杆的雨晴听见有位先生在叫她,她马上停止了栏杆的跨越,面带微笑的从栏杆边慢慢地走到子健的面前说:

王磊说:

"先生,你搞错了吧,谁说我要自杀,我才不会那么傻呢1

"房东,你好,我叫王磊,是重庆人。"

这时子健拉着雨晴的手说:

秦岚说:

"哦,小姐,对不起,我误会了,你别见笑哟。"

"恩,你的名字我朋友早已告诉我了"

雨晴说:

王磊说:

"不会的,其实你也是一番好意,"

"是吗1

子健说:

就这样,他们一边聊着一边就来到了秦岚的住处。

"小姐,我,我……"子健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话了。就一直拉着雨晴的手不放。

王磊到了秦岚的住处一看,房子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装修好了的,是她和她儿子现在生活的住处,二三层还是毛坯房,没有装修,这也就是她请王磊来装修的房屋。王磊看了秦岚的住处,虽然她家里的摆设没有高档昂贵的家具,但是十分的整洁干净。这时,秦岚从客厅里拿着一杯水走出来,递给了王磊,说:

雨晴看见自己的手被子健一直拉着不放,就对子健说:

"王磊,请喝茶。"

"先生,你可以放手了吗?"

秦岚说完话,就拿着铁锹朝二楼走去了,过了两分钟,王磊喝完茶,拿着工具也走上了二楼,当王磊来到二楼时,看见淳朴漂亮的秦岚,正在用铁锹搅拌着砂浆,全身不停的流着汗水,王磊吃惊了,想到,秦岚为什么这么辛苦,她老公为什么不来帮忙,难道她老公在出门做生意了,还是?

子健听见雨晴这样一说,自己感觉到很不好意思的就松开了雨晴的手,对她说:

没一会儿,秦岚把砂浆搅拌好了,王磊也开始工作起来了,两人虽然在一起工作,毕竟是第一天认识,更何况秦岚又是房东,所以在他们一起工作的时间里很少说话聊天。两人都是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的工作。但王磊从秦岚的表情和在工作时看见她那疲惫的身躯,王磊能感觉到秦岚的生活有很大的压力与无奈,甚至还有难言之隐。

"是的,是的,真对不起,我今天太唐突了。小姐我想请问你一下,刚才明明看见你是想……?"

到了晚上,王磊下班正准备要回家时,秦岚走到他的面前,说:

雨晴说:

"王磊,吃了晚饭在回家吧。"

"哦,是这样的,刚才一不小心,我的发夹掉到栏杆外面去了,正想把它捡回来,你就……"

王磊说:

子健说:

"房东,不要了,我还是回家吃吧1

"哎呀!我真是太糊涂了,好,小姐应该罚我把它捡回来。"

秦岚说:

说着说着,子健就走到了栏杆边,俯下身去,正准备伸手去捡那发夹时,雨晴就对子健说:

"我这里饭菜都做好了,你吃了在回家,你不吃回家自己还要做,这样挺累的。"

"先生,不过您可要小心啊,否则自杀的人可是你哟。"

王磊看房东这么热情,说:

子健说:

"那好吧!吃了在回家。"

"小姐,你放心好啦。我可不想自杀哟,因为我还没有结婚呀1

王磊说完话就走进了客厅,坐在了餐桌上,就和秦岚一起共进晚餐,在与秦岚一起进餐的同时,王磊的心里有股暖暖的感觉,那就是家的温暖,王磊从小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而因家庭经济困难,他离家好多年没有与家人一起吃过一顿晚餐。又加上自己在外流浪的生活中,每天都是独自一人生活,所以他今天与秦岚一起吃晚餐,使他想起来了有家的温暖。

子健一边说着一边就把栏杆外的发夹捡起来,走到雨晴面前,对她说:

吃着吃着,突然从卧室传出来一个男孩的叫喊声:

"小姐,发夹还给你。"

"妈妈,妈妈,我要上厕所。"

雨晴看见子健把掉在栏杆外的发夹捡回递给她时,她的心里不知道自己该对子健说什么话了,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对方。雨晴说:

正在餐桌上吃饭的秦岚听见了儿子的喊声,她立即放下了碗筷边走边说:

"先生,我们谈了这么久,还没请教你的大名呢?"

"儿子,妈妈来了,妈妈来了"

子健说:

秦岚从卧室里慢慢的抱着13岁的儿子走向了卫生间,此时的情景,对于一个年轻的未婚男人来说,心里感觉到有些奇怪,想到,孩子都这么大了,为什么上厕所还要妈妈去抱呢?正在王磊心里疑惑的时候,秦岚抱着儿子从卫生间来到了客厅,把儿子放到了靠椅上,对王磊说:

"我啊!我姓江,名子健,刚从美国留学回来!不过没有真实的学问,只是徒有虚名。"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雨晴说:

王磊说:

"哟,原来你是个留学生呀!我叫张雨晴,以后你在看见我,就不要一口一声小姐了,直接叫我雨晴好了。"

"房东,没有关系的。"

子健说:

秦岚说:

"好啊,那以后你也不要一口一声先生了,叫我子健吧!对了雨晴,你是厦门人吗?你家住那里,你今天怎么一个人来海边呀,就没有朋友一起吗?"

"你以后不要叫我房东吧!你这样叫我,听起来很别扭,我比你大10岁,你叫我姐姐吧1

雨晴说:

王磊说:

"子健,我不是厦门人,我是河南郑州人,我来厦门打工,现在在一家电子公司工作,今天因是周末,我与妹妹一起来海边玩,没想到……"

"好啊,只要姐姐不嫌弃弟弟是一个流浪汉,我求之不得认你这个姐姐呀1

正在他们有说有笑时,突然从一个不远处传来了妹妹玉琴的喊声。说:

秦岚说:

"姐姐,姐姐。"

"弟弟,你怎么那样想呢,姐姐也是一个平凡的农村女人呀1

雨晴听见妹妹在叫自己,雨晴就说:

王磊说:

"妹妹,我在这儿呢!子健,我妹妹是叫我回去了1

"姐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子健说:

秦岚说:

"哦,她就是你妹妹。"

"弟弟,没关系,你问吧。"

这时,妹妹玉琴走到他们的面前,又笑又气的说:

王磊说:

"哎呀,姐姐,你怎么躲到这里来了呀?害得我到处找你。姐姐,我们也该回去了,明天再来玩。"

"姐姐,你孩子看起来差不多13岁了,为什么上厕所你还要去抱他呀1

此刻,子健看见雨晴要与他说再见了,这时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江家有钱的三少爷,立即就对雨晴说:

此刻,秦岚听见王磊向她提出这样的问话,她的面容立马变得有些忧郁,她想了想说:

"雨晴,我怎样才可以联系到你。"

"哎,弟弟,说实话,姐姐也不怕告诉你,我结婚很晚,27岁结婚,结婚的年底,我就生下了现在这个儿子,本来我们家过得不富裕但还算是幸福的,不幸的是,在我儿子8岁时,我老公带着儿子一起出去玩,过马路时,一不小心,被一辆货车撞倒了,我老公因抢救无效,就离开了人世。我儿子虽然生命保住了,但从此就失去了双腿,也就是你刚才看到的这一幕。"

雨晴说:"子健,我们走了,再见。"

这时,王磊看见秦岚说到自己这段残酷的人生时,秦岚伤心的流泪了,王磊感到内疚,自己好奇心强就去问秦岚,让她无意间想起伤心往事。王磊马上说:

突然妹妹玉琴说:

"姐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提起你的伤心往事。"

"我们明天还会来这里玩。"

秦岚说:

子健听见她妹妹这样一说,自己的心里既高兴又有些失落,只好向雨晴挥挥手说再见了。

"弟弟,没有关系的,姐姐不怪你。这是事实。"

雨晴与妹妹慢慢的离开了海边,眼看与子健越离越远了,雨晴却不停的回头向子健看去,身后的妹妹看见姐姐那依依不舍的眼神,妹妹就对姐姐说:

王磊说:

"姐姐,你怎么老是回头看呢?人家都已经走了。"

"姐姐,姐夫都离开你这么多年了,你一个人带着孩子这么辛苦,为什么不重新选择婚姻呢?这样也可以减轻姐姐的生活压力呀,同时小孩也得到了一个完整的家呀1

这时,玉琴用手在雨晴的眼前摇晃叫姐姐,姐姐。雨晴这才有些察觉。

秦岚说:

雨晴对玉琴说:

"弟弟,姐姐曾经也这样的想过,有很多朋友给我介绍过,但是有很多男人,就根本不接受我这样的生活条件及压力。所以后来,我想明白了,我只有好好的带着孩子,走完这一生。弟弟,说句心里话,我现在装修这房子都是向朋友借的钱,你也看见了,我连一个小工都请不起。"

"哦,妹妹你刚才说什么呢?"

说完话后,王磊从秦岚的脸上能体会到,她在生活中的痛苦与无助,王磊的眼眶里也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玉琴说:

第二天早上,王磊很早就起床了,比平时去别的地方上班要早了一些,因为王磊自己心里明白,很早起床,是想早点去秦岚家,帮秦岚把砂浆搅拌好,这样秦岚就会轻松点,不用那么劳累。想到这里,王磊就想起了秦岚昨天晚上所说的一切。王磊这时叹口气:"哎1

"我说人家已经走了,你别那么死心眼。对了姐姐,那个人长的好帅啊!他是谁呀?"

王磊匆忙的来到了秦岚的家里,走到客厅一看,没有见到秦岚,只是看见了她那13岁的儿子坐在那靠椅上,王磊走过去一问说:

雨晴对玉琴说:

澳门新葡亰平台网址大全,"亮亮,你妈妈呢1

"我偏不告诉你。"

亮亮说:

玉琴说:

"叔叔,我妈妈天一亮,就去地里了,妈妈说,她要去把地里的活干完,还要回来给叔叔搅拌砂浆,叔叔,我妈妈昨晚在睡觉时,不知怎么了,她哭了一个晚上。"

"姐姐,你不说,我都知道了,从你刚才离开的眼神看,他一定是我未来的姐夫。"

王磊听完亮亮说完话,他什么也没有说,就马上跑到了二楼,使劲的搅拌起了砂浆,等秦岚从地里回家走到二楼时,她看见王磊已经把砂浆搅拌好了,全身还流着汗水,甚至自己一个人在开始刷墙了,秦岚当时也不知该对王磊说些什么,她连忙跑下楼去,拿着一条毛巾上楼递给了王磊,说:

雨晴说:

"弟弟,你辛苦了,休息一下,擦擦身上的汗吧"

"妹妹,你笑我,看我怎样整死你。"

王磊说:

玉琴说:

"姐姐,你回来了,你累了吧,你先歇会儿,再来帮弟弟的忙吧1

"姐姐饶命,姐姐饶命,妹妹不敢了。"

秦岚听见王磊这样的说,自己感觉到好温馨,从老公离开以后,自己带着孩子,就从没有一个人男人这样的去关心过他们母子俩,甚至邻居们有时还躲开他们。当看见王磊光着身子在哪里不停的干活时,她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而眼泪不停的往下流。想到王磊是多么好的一个男人,如果自己在生活中遇见了这么好男人,那该多么的幸福呀,秦岚一想到这里,却一下子控制了自己这样的想法,因为自己毕竟比他大10岁,又何况自己是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

就这样她们姐妹俩边说边笑的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一天的工作时间结束了,又到了晚上下班的时间了,王磊洗完手,走到秦岚的面前说:

到了晚上,雨晴吃过晚饭后,就独自一人傻傻的站在窗前,心里一直回想着今天在海边与子健相遇的情景。甚至自己的脑海中还时不时地浮现出子健的身影。更想到子健对她说的每一句,都是那么的真诚。让自己不得不承认子健是一位好男人,更是一个好丈夫,也是自己这一生一直在等待的人。雨晴一想到这些,心里感觉有些失落,虽然子健很优秀,但是和自己是不可能在一起,因为他是一位富家少爷,又是留学生,而我呢!什么也不是,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打工妹。他会喜欢我?他会真心爱我吗?想着想着,雨晴的泪水慢慢的从眼眶中滑落下来。这时,雨晴的妹妹玉琴正路过窗前,看见了姐姐在流泪,就对姐姐说:

"姐姐,我住的地方离你这里太远了,我把我的东西搬过来暂时住在你这里,等我把你房子装修好了,我就搬走,可以吗?"

"姐姐,你怎么流泪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伤心呀?"

秦岚听完了王磊这样的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她知道王磊说要暂时住在自己这里的目的,是因为王磊想帮她,看见她每天太辛苦了。秦岚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王磊。

雨晴说:"妹妹,我没有想什么,也没有流泪,刚才只是不小心,一粒沙子掉进了眼睛里"

自从王磊搬到了秦岚的家里,不管是干什么活,王磊都是陪在秦岚的身边一起去做完,就这样,他们每天朝夕相处,从他们的陌生走到了熟悉,从无话可说走到了心心相印,甚至成了无话不谈的心灵知己。在旁人的眼里看来,都认为他们是一对恩爱幸福的夫妻。其实他们不是夫妻,但在秦岚的心里明白,她知道王磊已经爱上了她,自己也深爱着王磊,而秦岚的心里更明白的是,毕竟自己比王磊大十岁,又结婚过得女人,如果一旦与王磊结婚了,自己到了头发花白时,王磊还是那么年轻,他还会爱自己吗?一想到这里,秦岚又打消了这样的念头,想到,她与王磊是不可能成为夫妻的,因为生活毕竟是现实的。

玉琴说:"是吗?我怎么感觉不是这样,姐姐你在骗我,哦,我知道了,姐姐一定是在想我们今天在海边相遇的那位富家少爷,姐姐爱上他了是吗?"

在一个星期五的早上,秦岚与王磊跟平常一样,两人有说有笑的去上楼搅拌砂浆刷墙,砂浆搅拌好后,王磊正使劲的一板一板的刷着墙,突然听见楼下一声哎哟的声音,王磊丢下工具,慌忙的跑到楼下一看,原来是秦岚在提砂浆时,脚被一颗钉子插了进去,王磊看见秦岚用手按住流血的脚,脸上显示得是十分的疼痛,王磊立马走过去,用双手把秦岚的脚抬起来,用嘴一直吸着秦岚脚上的那个伤口,王磊一边不停的吸着伤口,一边不停的问:

雨晴说:"妹妹,别瞎猜,就算姐姐我爱上他了,那又怎样呢!人家会爱上我吗?"

"姐姐,还疼吗?好些了吗?"

玉琴说:"姐姐,要想知道结果,你明天再去海边,不就知道结果了吗?"

秦岚看见王磊这样的心疼她,爱着她,秦岚感觉到自己好幸福,可是当秦岚一看见王磊那年轻的面容,自己又感觉到了内心的挣扎,想到自己的生活环境及岁年的相差,她配不上王磊,更不会有什么结果。想着想着,秦岚马上又哭又说:

雨晴说:"我去海边怎么会知道结果呢?"

"王磊,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究竟是为什么,我是一个结婚过得老女人,家里没有钱,更没有什么值钱的物质,你这样对我好,是为什么,为什么?"

玉琴说:"姐姐,你好笨哟,这也不懂,他如果喜欢你的话明天肯定会再去海边。姐姐,这么晚了,睡觉吧1

王磊看见秦岚这样生气的说出这些话来,王磊心里明白,只是他们之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向对方坦白,王磊想,何不借今天的机会把双方的内心话坦白出来。王磊马上拉着秦岚的手说:

妹妹玉琴对姐姐雨晴说完话就拉着姐姐去睡觉了,可这个晚上雨晴怎么也睡不着,一直到了天亮。

"姐姐,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对你好吗?因为我爱你呀,姐姐我是真心的爱你呀1

对子健来说,他从海边回到家里,心里一直念念不忘,整个晚上脑海里都一直浮现出雨晴与他相遇的情景,更想到雨晴的说话,是那么的纯洁无暇,那么的活泼开朗,一想到这些,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被雨晴那天真无暇的心灵吸引住了。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雨晴。

秦岚听见王磊说自己爱她,她此时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慢慢的对王磊说:

第二天,子健吃完早餐,就开车去了海边,到了海边,子健就来到了昨天与雨晴相遇的哪个地方,这时,海边却无一人所在,只有海水的波涛声,他自己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弟弟,你疯了吧,你爱我,你会爱一个比你大10岁的女人,何况我还是结婚过的女人,身边还有一个行动不便的孩子,你不后悔吗?"

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了,还是没见到雨晴的踪影,只能低下头去看,是否能看见昨日被雨晴踩过留下的痕迹。子健看着看着,感觉到自己独自一人在海边中,显示得是十分的孤寂渺校更想到,自己也许与雨晴无缘在见面了。想到这里,子健正准备起身离开时,突然听见身后有熟悉的说话声,他立马转身一看,是自己一直期盼的雨晴来了。

王磊说:

看见雨晴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子健立即就向雨晴招手说:

"姐姐,不我从今天起再也不叫你姐姐了,我要叫你老婆了,老婆,我爱你,永远的爱着你不后悔,你比我大,我知道,你结婚过我也知道,我选择爱上你,并不是你的外表,而是你内心的心灵,虽然我王磊人年轻,但是我已经成熟了,我知道自己该爱上什么样的女人做我的妻子,虽然我们有年龄的差距,但是我们的内心渴望是一样的,都希望等到自己一生值得去珍惜的爱人,老婆你说是吗?"

"雨晴,我在这里,我等你等了很久。"

秦岚说:

雨晴一听见子健在昨日相遇的地方在叫她,雨晴就很快的走到了他的面前,就对他说:

"王磊,你现在是冲动,你是一位好男人,你不应该爱上我,等我们老了,等我头发白了的时候,到那时,你还年轻,我不能给你身体的需要,难道你就不会离开我吗,难道你就不会背叛我吗,难道你还会像今天一样的爱我吗?"

"子健,你今天怎么也来海边玩呀,你来得很早吧?"

王磊说:

子健听见雨晴这样的一问,他感觉到自己挺不好意思,甚至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的回答对方了,毕竟子健从小生活在一个富有的家庭,接受了严格的家庭教育,虽然自己从国外留学回来,但是自己的生活空间就很少与外面接触,所以当遇见面对爱情时,就不知所措。这时,子健,就只是从嘴里说出了,哦,哦……几个字。

"老婆,我选择了你,我永不后悔,你说等你头发白了的时候,你不能给我身体的需要,我就会离开你甚至背叛你,老婆你错了,你知道吗?人生真正的幸福是来源于心灵的真情,真情并不是用任何东西来衡量的,其实夫妻间真正的幸福快乐是用心灵的真情来融合,如果两人的心都融合在一起了,真正到了年老的时间,我会去背叛你吗?就拿我王磊的良知来说,如果我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会背叛你,难道我就不会想到你我曾经在一起你给我那些激情浪漫的快乐时光吗?难道我就不会想到你曾经在我是一个流浪汉的时候,你都不离不弃的爱我吗?如果到了那一天,我想到了这些,都还背叛你,离开你,不用说老天不原谅我,就是我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雨晴听见他吞吞吐吐的说话,就问:"子健,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呀1

秦岚听完王磊的说话,她的内心是十分的感动,也是十分的挣扎,想到现实的生活中真的有真情吗?真的这一生遇见王磊是自己幸福的开始吗?其实秦岚也知道,从自己的内心早就深爱着王磊了,只是自己心里的疑惑始终放不下,她更知道,人生本就没有未卜先知,何况婚姻的见证是需要时间的分分秒秒及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来感触。秦岚想来想去,最后终于用自己内心的真情去接受了王磊的追求。对王磊说:

这次,子健终于鼓起了勇气,对雨晴说:"雨晴,我喜欢你,虽然我们相遇见面只有仅仅一两次,但我被你那天真活泼及你那纯洁无暇的心灵所吸引,我是真的喜欢你,爱你。"

"弟弟,你记住你今天的说话好吗?我爱你。"

雨晴听见子健说喜欢自己,爱上了自己,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雨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自己又没有较高的文化知识,就算自己答应了子健的追求,但又能怎样,他家里的父母会接受吗?雨晴一想到这些,就对子健说:

王磊说:

"子健,我们萍水相逢,而且我又是一位山村女孩,难道你就不怕你父母反对吗?"

"老婆,我会的,我永远的爱你,不离不弃,对了老婆,你现在不应该叫我弟弟了,你叫老公了。"

子健说:

秦岚说:

"雨晴,我大学已经毕业了,虽然我是个有钱家的子弟,但是我不想做一个靠父母生活的人,我要找一份工作。自力更生来维持我们日后的生活。更不想你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

"嘻嘻,老公你好坏。"

雨晴说:

说着说着,他们俩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对方,看着看着,两人就慢慢的靠在了一起,秦岚轻轻的俯下身去,躺在了王磊的怀里。

"子健,不,不,虽然我也喜欢你,爱你,但我不能接受你的爱,毕竟我们的生活环境悬殊太大了,我不想为了我的自私让你与你的父母闹矛盾。"

就这样,秦岚与王磊走进了结婚的礼堂。

雨晴说完,流着泪水就慢慢的离开了,子健看见雨晴伤心的离开,他哭了,甚至大声的朝大海喊,雨晴我爱你,不管你接不接受我对你爱,我每天都会在我们相遇的这海边来等你,等到你接受我为止。这时,在整个大海边一下子变得十分的宁静,连大海的波浪声都回复了平静,只是那三个字的声音,一直在海面上不停的回响。

结婚后,他们夫妻俩是十分的恩爱甜蜜,王磊每天去外面打工赚钱,而秦岚每天在家带着自己那行动不便的孩子,虽然这样的生活在旁人的眼里看来,他们一家三口是过得有些艰辛,但对于秦岚和王磊夫妻俩来说,他们过得却是十分的温馨幸福。

此时,正在伤心离开的雨晴听见了子健大声哭喊的声音,她停止了离开的脚步,正准备回望时,子健疯狂的跑到了她的面前,并含泪的对雨晴说:

王磊每天出去工作,不管工作的地方离家有多远,不管他有多么的劳累,他都不会在工作的地方过夜,都会赶回家来陪伴秦岚与亮亮。

"雨晴,我知道你也喜欢我,爱我,今天你不接受我,我会一直等到你接受我为止。"

记得有一次,王磊去了一个离家大约有30公里的地方工作,当他工作完下班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的10点钟了,王磊走进家里一看,看见妻子秦岚还坐在餐桌上等他回家吃晚饭,此时的王磊一下子感动得从眼眶里流出了晶莹的泪花,立即对秦岚说:

说着说着,子健就轻轻地从包里拿出了一部可视手机递给雨晴,说:

"老婆,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雨晴,我送你一部手机,希望你能收下。"

秦岚看见老公王磊回到了家,心里突然间感到是无比的高兴,她流泪的对王磊说:

雨晴看见子健送给她一部名贵的手机,很生气的对子健说:

"老公,你辛苦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呀!让我担心死了,只怕你出了什么事情。"

"子健,你这是干什么,你把我雨晴当成什么人了。"

此时的王磊,看见妻子秦岚哭得那么的伤心,他慢慢的走到秦岚的面前,轻轻的拥抱着她说:

子健说:

"老婆,都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担心我了,我会早点回家来陪伴你和亮亮。"

"雨晴,你误会了,我送手机给你,是为了我好方便联系你,如果我不送手机给你,我怎么联系你呀,你又不肯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

说着说着,他们夫妻二人紧紧的抱着对方,都不愿松开自己那拥抱的双手,因为在他们此时的心情来说,他们已经从内心的真情融入到了此时的环境,他们在这时更感觉到,他们已经是这人世中最幸福甜蜜的夫妻了。

子健对雨晴说完,就把手机放在了雨晴的手里,就含泪的离开了。雨晴看见子健含泪的走了,自己拿着子健给她的那部名贵的手机也伤心的离开了海边。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秦岚突然听见老公王磊的肚子一直在咕咕的叫着,这时她才知道,老公还没有吃晚饭,心想,老公一定饿坏了,她连忙去吻了一下王磊,说:

第二天,雨晴与妹妹玉琴跟平常一样,去上班了。而子健呢!早上一起床,就开着车去海边与雨晴相遇的那地方一直傻傻的在那里等着雨晴。

"老公,你饿坏吧,老公你休息一下,老婆去把饭菜热一下。"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转眼,对于那痴情的子健来说,已经在那海边痴痴的等待雨晴已经一个礼拜了,却在也没有看见雨晴的身影出现在海边。

秦岚说完话,就高兴地跑到了厨房给王磊热起了饭菜。

对于工作忙碌的雨晴来说,自从第二次与子健见面后,就没有再去海边了,但是在雨晴的心里,一直都在想着子健,她每天都心不在焉,除了每天的上下班之外,她都是一直傻傻的站在自己卧室边的窗前想着子剑

没一会儿,饭菜热好了,王磊高兴的吃起了晚饭。虽然在王磊的晚饭中,只是一些青菜萝卜,但是他吃得很香,感觉自己很甜蜜与幸福,因为这些饭菜都是自己最爱的妻子而做。

又过去了一个礼拜。

时间一天天过去。

今天是周末,雨晴与妹妹玉琴都在家休息,吃完早餐后,姐妹俩收拾东西准备出去玩,这时,妹妹玉琴突然看见姐姐雨晴的包里有一部名贵的手机,妹妹玉琴一下子感觉到好奇,心想,姐姐从不乱花钱,自己有手机,包里怎么还有一部名贵的手机呢!此时妹妹玉琴越想越不对劲,想着想着,妹妹玉琴就拿起手机拨通了里面唯一的一个手机号码。妹妹玉琴拨通电话后,一下子就惊呆了,连忙的喊:"姐姐,姐姐你快来看啊1这时正在忙碌的雨晴听见妹妹玉琴在叫自己,雨晴感觉很奇怪,就走到妹妹玉琴的面前一看,雨晴一下子傻了,看见妹妹拨通了子健的电话,而且在电话里看见子健在海边傻傻的站着等她,还听到子健一直在电话里说:

有一天,秦岚突然感觉到身体不舒服,甚至还有些恶心呕吐,对于结婚过的秦岚来说,心里很明白,这样的征兆是自己怀孕了,心里感到是十分的高兴,又是十分的害怕,她想到自己毕竟是高龄孕妇,不知肚中的胎儿是否正常。秦岚一想到这里,就匆忙的去了医院。

"你好,你姐姐雨晴在吗?叫她接电话好吗?"

秦岚来到了医院,经妇产科的医生一检查,得出的结果让她大吃一惊,医生告诉秦岚说:

雨晴看着看着,自己眼眶里泪水就忍不住的留出来了,立即就从妹妹玉琴的手里把手机拿过来,就哭着对子健说:

"你好,你肚中的胎儿不正常,是宫外孕,你现在要及时动手术,如果等胎儿越来越大,这样你会有生命危险。"

"子健,你好傻呀,我这些天没有去海边,我在上班呀!子健你等着,我马上就去海边"

秦岚听见医生这样的一说,自己的泪水立即不停地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她连忙问医生说:

雨晴对子健说完话,拿着那部名贵的手机就疯狂的跑向了海边。妹妹玉琴看见姐姐雨晴疯狂的跑出了门外,妹妹一直的喊,姐姐等等我呀!

"医生,像我这样的高龄孕妇,如果动了手术,会影响再次生育吗?"

十分钟过去了,雨晴终于来到了海边,看见子健还是一直的站在原来与自己相遇的地方,雨晴大声的哭喊着:子健,我来了,此时,正在海边傻傻站着的子健看见雨晴到海边来见他了,子健流泪了,也大声的喊,雨晴我爱你,真的爱你,这时他们俩同时飞奔的迎面而来。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这时子健慢慢的松开了对雨晴拥抱的双手。突然跪在了雨晴的面前,对她说:"雨晴,接受我吧,等我找到了工作,我们就马上结婚好吗?"

医生说:

此刻,雨晴犹豫了,虽然自己很爱子健,却不能相爱,想到毕竟两个人的生活环境家庭背景有悬殊,现实生活是很残酷地,她好伤心,好矛盾,内心十分的痛苦,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该怎么办?

"对不起,我们不能给你做任何保证,如果手术顺利,也许对你再次生育是没有影响的。"

正当雨晴内心矛盾挣扎时,突然,一位在海边散步的老人大声的对雨晴说:

秦岚说:

"姑娘,你就接受他吧,看得出他是真心爱你的,你知道吗?这个年轻人天天在这里来等你,已经等两三个礼拜了,我每天来这里散步都会看到他傻傻的站在那里,我问过他,问他天天在这里干嘛!他说他在等一个人,今天我终于明白,他等的这个人就是你。接受他吧,你们肯定会幸福的。"

"医生可以有办法保证胎儿吗?我很想要这个孩子。"

雨晴听这位散步的老人这样一说,她慢慢的拉起子健的手,紧紧地抱着子健,大声的说:

医生说:

"子健,我爱你。"

"你是不是疯了,你已经都做过母亲的人了,难道不明白宫外孕的后果吗,如果等胎儿大了,不用说保住胎儿,就连大人的生命都无法保住,因为宫外孕会爆炸。"

这一刻,他们相互的看着对方,看着看着,他们情不自禁的在热闹的沙滩上亲昵起来,感觉这时海边只有他们俩的存在,任何事物都无法干扰他们甜蜜的时光。他们相爱了。

秦岚听了医生最后的说话,她伤心流泪的离开了医院回到了家。

自从他们相爱后,雨晴就离开了与妹妹玉琴原来居住的那间小屋,就搬进了子健租的房屋。他们同居了。同居后,雨晴每天还是与以往一样,照常去上班,子健就不停的去找工作。虽然这样的生活在别人的眼里看来是苦了点,但在他们的心里,感觉到是十分的甜蜜幸福。哪怕现在居住的房子是租的,但在雨晴与子健的心里,这也是他们温馨幸福的一个家呀。

这时,王磊下班回到家里,看见妻子秦岚那憔悴伤心的面容,王磊感到很心疼,马上走到秦岚的面前,握着她的手说: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子健还是一直在拼命的找工作。这天晚上,子健找工作从外面很晚回来,子健走进家时,看见心爱的妻子雨晴做好晚饭,一直坐在餐桌旁等他回家一起共度晚餐。子健流泪了,他慢慢的走到雨晴的面前,对雨晴说:"老婆,对不起,我今天找工作回来晚了,让你久等了。"这时雨晴看见老公子健回到了家里,自己一下子感觉好高兴,就对子健说:"老公,我不辛苦,辛苦的人是你呀。"子健说:"老婆你真好,老婆一定把你饿坏了吧,我们吃饭吧1说完话后,夫妻俩就一起吃起了晚饭。虽然在他们的晚餐中,桌上没丰厚的名菜,只有一盘青菜与一碟咸菜,但是他们俩吃得很香,他们俩吃出了甜蜜与幸福。

"老婆,你今天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生病了吗?"

他们俩吃完晚饭后,雨晴就去洗澡间洗澡了,子健就把餐桌上的碗筷收拾好,拿到厨房去洗,碗筷洗完后,子健刚走进房间时,突然,看见妻子雨晴穿着一件雪白的睡衣从洗澡间走出来,这时,子健一下子感觉到自己变傻了,在那里站着一动也不动的望着雨晴,看着看着,他慢慢的走到了雨晴的面前,两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此时,雨晴看着子健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动也不动的看着自己,雨晴也停下了脚步,自己的双眼也目视着子健,对子健说:"老公,你。"雨晴说着说着,子健就慢慢的弯下腰,轻轻的抱起雨晴就向卧室走去。

王磊一连问了她好几声,秦岚始终没有说话,她只是不停的流泪。王磊看见秦岚这个样子,他心里越来越焦急心疼,还是一直的问秦岚,说:

自从子健与雨晴相爱同居以来,子健就很少回家了。子健的父亲就一直的在查询子健经常不回家的原因。

"老婆,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快告诉我呀,你要急死你老公吗?"

正好这天,子健父亲的司机程叔在一家超市看见了子健与一位小姐一起在超市买东西,程叔就跟踪了他们的行踪,一直到了他们俩的住处。

秦岚看见老公王磊那心急如焚的样子,甚至还不停的流着泪水,秦岚说:

第二天,程叔就把跟踪子健的事情告诉了子健的父亲,听了后,子健的父亲就大发雷霆,刚好这天子健回到家里,父亲就叫他去书房,子健刚走到父亲书房的门口时,父亲就说:

"老公,我们还是离婚吧1

"子健啊!你过来。父亲有话对你说。"

王磊说:

子健说:

"老婆,你为什么这样说,难道你不爱我了吗?还是我哪里做错了吗?难道你曾经所说的话都是假的吗?"

"爸爸有什么事吗?"

秦岚说:

父亲说:

"不,不是的,老公,我是真心的爱你,说实话,老公你知道吗?你是我一生中真正爱的男人。"

"刚才隔壁的张老伯来过,想把她的千金张英小姐许配给你。大家门当户对,而且听张老伯说,他年事以高。将不久于人事。就是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所以他才放心不下。经过商量以后,你母亲和我,都很同意这门亲事。"

王磊说:

子健听见父亲这样的一说,此时,他的内心却变得慌乱了起来,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对父亲说,子健想了想,就只能把自己与雨晴的事情告诉父亲了,不能在隐瞒他们了。子健对父亲说:

"老婆,既然你是真心的爱我,那你为什么说离婚呢,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的伤心呢!老婆你知道吗?你像现在的样子,我看见好心疼,好心疼呀1

"爸爸,张英跟我志趣不同,勉强结合是得不到幸福的。而且我心中已经有了心上人。爸爸我希望你能成全我们。"

秦岚说:

父亲听见子健说,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感觉到十分的生气,就说:

"老公,我怀孕了,但是是宫外孕,必须马上动手术,动了手术后,我可能就没有再次的生育能力了。"

"什么,你已经有了心上人,这个人是谁,那里人,家庭背景怎么样?"

王磊听见妻子秦岚是因为宫外孕的事情让她如此的伤心难过,王磊明白了她为什么说离婚的理由了,王磊毫不犹豫的就说:

子健说:

"老婆,我的好老婆,你就因这点小事要离开我吗?老婆你错了,我王磊爱你,不会因为任何一切来破坏我们的爱,说句心里话,自从我爱上你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想到你要给我生孩子,我虽然很想做父亲,但是你我身边不是还有个亮亮吗?虽然他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但是我会把他当成我的亲生儿子一样去疼他,爱他。"

"爸爸,她叫雨晴,是位打工妹,是河南郑州人。"

秦岚听完了王磊的说话,她伤心大声的哭了起来,两人紧紧的拥抱着,他们夫妻俩的泪水像雨点一样的从他们拥抱的缝隙中滴落在了地面上。

父亲一听见是位打工妹,他立刻就生气的说:

第二天早晨,王磊很早起床,就陪老婆秦岚去医院动手术了,在手术中,一切都很顺利,虽然秦岚从此再无法生育了,但是在他们一家三口人的生活中,是十分的幸福甜蜜,因为秦岚,王磊现在终于明白了人生真正的幸福,是来源于心灵的真爱,真爱可以战胜一切,真爱不是用岁年的大小及生活中任何环境而衡量。

"哼!你这是做梦,你和她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程叔今天早就告诉我了,还知道了你们的住处,我只是不想提她罢了。你也不想一想,我们江家在厦门是有地位的人,如果让一个打工妹来做我们的儿媳妇。会让亲戚朋友们耻笑。"

结局

子健看见父亲是那样的生气,不知自己怎样说才能让父亲接受,子健说:

原创作者:情缘三少爷

"爸爸,现在时代不同了。打工妹与我们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她又是真心的爱我。"

厦门起稿:发表

这时,父亲笑了笑说:

2013.8.14

"打工妹,她会真心爱你吗?她是爱你的钱!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把张英娶过来。你要好好的准备准备,而且要马上离开那个打工妹。还有,你把手机给我,免得你在跟她联系,说着说着子健的父亲就把子健的手机拿走了,子健的父亲刚拿过手机时,就说:"糟了糟了!时间已经到了!我得赶快去公司开董事会。子健你自己在家好好想想吧,你该何去何从。我走了1

父亲离开后,子健看父亲坚决反对的心态,自己不知该怎么办了,只是心里一直的念着,雨晴,爸爸要我离开你,去娶张家千金张英。雨晴你放心,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此刻子健想给雨晴打电话,可手机被父亲拿走了,家里的电话也被父亲锁在了抽屉里,只能接不能打。这该怎么办呀!

子健的父亲去公司开完会之后,心里一直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要马上阻止儿子与雨晴在一起的事情。父亲想到办法了,就是用钱让雨晴离开自己儿子的身边。想着想着,父亲就与司机程叔向雨晴现在的住处去了。

子健的父亲来到了雨晴的住处,走到门前,子健的父亲轻轻的敲着门,正在屋内的雨晴听见有人在敲门,心想一定是子健回来了,雨晴高兴的就走到了门前,轻轻的打开了大门一看,不是子健,而是一位50来岁的老人。

雨晴问:

"伯父,请问你找谁?"

子健的父亲就说:

"请问雨晴小姐在吗?"

雨晴说:

"我就是,不知这位老伯伯找我有何贵干呀1

子健的父亲说:

"我是子健的父亲,有事想和你谈谈。"

雨晴说:

"原来是江伯伯,江伯伯您请进,您请坐,我去倒茶。"

子健的父亲说:

"不用了。我是一个爽直的人。我就直说。我今天来的目的。是让你离开子剑"

雨晴说:

"伯伯,请问我有什么地方让您不满意的。还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望伯伯多多的指教呀1

子健的父亲说:

"我可没有胆量指教你呀。因为子健近期要和一位有钱的千金小姐结婚"

雨晴说:

"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子健的父亲说:

"雨晴小姐,你不相信也就算了。也许你能看到这十万块钱的份上离开子剑这可是十万块钱的支票呀1

雨晴说:

"不不不,伯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真心爱子健的。绝对不是为了他的钱。请您把支票收回去。而且我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骨肉呀。"

子健的父亲说:

"什么,你跟他……哼!这我可不管。不过我得警告你,今后你可不能再与子健见面了,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子健的父亲说完就生气的离开了雨晴的住处。这时的雨晴听见伯父说子健要与一位千金小姐结婚,子健难道!你真的要和别人结婚了吗?那我该怎么办?雨晴想着想着,自己眼眶中泪水就一直不停的往下滴落,自己马上就拿出手机给子健打电话,雨晴一直拨打着子健的电话,却一直都在关机中,这时,雨晴傻了,心想:不错,我是一个打工妹,我不配,我不配,他配的应该是千金小姐。子健你要跟她结婚,你去好了。

正在雨晴伤心流泪时,妹妹玉琴来姐姐雨晴这里,妹妹一走进屋,就看见姐姐在那里伤心难过,妹妹就问姐姐说:

"姐姐,姐姐你怎么啦!你哭啦,你为什么哭呢?"

雨晴说:

"刚才,子健的父亲来过,告诉我子健最近要跟一位千金小姐结婚。"

玉琴听见姐姐这样一说,立马生气的说:

"啊!姐姐,原来他是一个负心的人,我找他算帐去。"

雨晴说:

"妹妹,妹妹。你别冲动呀,算了吧!可能子健不爱我,我打他电话都一直在关机中,也许他不想见我了吧!哎,吃亏的多数是我们女人,为了忘记过去,我们还是离开这伤心之地吧1

玉琴说:

"姐姐,你太懦弱了,好吧,走就走,那我先去收拾东西吧1

没过几分钟,玉琴在屋里收拾好了东西,就与雨晴含泪伤心的离开了这个地方,去了深圳。

雨晴与玉琴离开没多久,子健就来这里找雨晴,子健一看,门已经锁着,屋里的东西也全没有了,此刻,他哭了,想到:雨晴的离开是父亲逼走的,又想到雨晴的肚中还怀着我的孩子,她现在走了,不知能去到哪里?想着想着,子健就下定了决心,那就是自己离开贪钱如命的父母,和不值得留恋的家,去茫茫的人海中,去寻找我心爱的雨晴。

子健含泪的离开了家,踏上了寻找雨晴的路。

几个月过去了,子健走遍了十几个城市还是没有找到心爱的妻子雨晴,他打雨晴的电话,雨晴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但子健并没有灰心,还一直继续的在寻找。

雨晴离开子健已经有好几个月了。

就在一个晚上,窗外下着蒙蒙细雨。衬托这黯淡月色,真叫人忘不了分别多时的子剑这时玉琴看见姐姐挺着大肚站在窗前,看上去姐姐真的好可怜。近来瘦的不像人型。还没忘记那个负心的子剑再这样下去,恐怕会疯掉。妹妹心想,我还是过去劝劝她吧!玉琴来到窗前对姐姐说:

"姐姐,你别再想了,人家恐怕早就洞房花烛了。你又何必为他挨尽相思呢!睡吧免得着了凉。影响肚子里的孩子。"

雨晴说:

"妹妹,我知道了,你先去睡吧。我还想在这多呆一会。"

玉琴说:

"唉呀,姐姐,你也太痴情了……"

玉琴给雨晴说完话后就离开了,玉琴刚离开窗前,雨晴突然就感觉到肚子很痛,两腿之间不停的流着鲜血,突然雨晴就倒在了地上,玉琴听见窗前的雨晴好像有倒在地上的声音,玉琴连忙走到窗前一看,雨晴倒在了地上,还一直流着血,玉琴立马就把雨晴送进了医院。

到了医院,护士与医生立即把雨晴送进了急救室,大约过半小时,医生从急救室走出来了,找到了雨晴的妹妹玉琴说:

"请问您是不是雨晴小姐的妹妹。"

玉琴说:

"是呀,医生,我姐姐她怎么样了"

医生说:

"恭喜你姐姐生了一个胖娃娃,是个男的。"

玉琴说:

"太好了!我姐姐她真行,我最喜欢胖娃娃了。"

医生说:

"可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你听了请不要太难过。"

玉琴说:

"我姐姐到底怎么回事呀?"

医生说:

"真不辛,当你姐姐生产的时侯因为生体虚弱,再加上流血过多。虽然我们尽了所有的力量。也没有办法挽救她的身命,只能保存她的孩子"

玉琴说:

"什么我姐姐她,不不,医生!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救救她。她不能死。我们俩相依为命。我不能没有她!孩子不能没有她1

医生说:

"你冷静一下,我们已经尽力了,唉,你赶紧进去吧,趁现在还有时间,进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玉琴说:

"好的。医生,谢谢你。"

玉琴对医生说完话就哭着的走进了姐姐的病房。走进病房,玉琴就对姐姐说:

"姐姐你觉得怎么样了,要不要喝点水。"

雨晴说:

"妹妹,没什么,我觉得全身软绵绵的,就是有些干咳,妹妹你为什么哭啊1

说着说着,雨晴突然感觉到眼前有些模糊,头也开始眩晕起来了。雨晴就对妹妹说:

"妹妹,我也许不行了,妹妹你可以答应姐姐一件事情吗?"

玉琴说:

"姐姐你说吧。"

雨晴说:

"妹妹你把孩子抱过来让姐姐看看,如果有一天姐姐死后,妹妹你一定要把孩子交给他父亲呀,对他父亲说:一定要把孩子带大,照顾好,我不恨他,我爱上他从不后悔"

琴说:

"姐姐,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雨晴说:

"妹妹,你不要安慰我了,我知道我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妹妹你快把孩子抱来让我看看。"

玉琴看见姐姐躺在床上那憔悴伤心的样子,玉琴又想到医生对她说的话,说姐姐雨晴在生产的时侯因为身体太虚弱失血过多,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玉琴想到这些,她伤心的泪水不停的从眼眶里慢慢的滑落。

玉琴从婴儿车里轻轻地抱起孩子来到姐姐雨晴的面前,对雨晴说:

"姐姐,孩子我抱来了,看看你的儿子吧1

躺在病床上的雨晴,看见妹妹把孩子抱到了自己的面前,雨晴很想从病床上爬起来去抱着自己的孩子,更想用嘴去亲亲孩子,可是,事实是残酷的,力不从心,自己那憔悴疲惫的身躯始终不听自己内心的摆布,还是没有从病床上坐起来抱抱自己的孩子,这时,妹妹玉琴抱着孩子,看见姐姐雨晴从病床上没有坐起来抱到孩子那伤心难过的心情,玉琴哭了,对姐姐雨晴说:

"姐姐,你不要那样伤心了,这样会影响你的治疗。"

玉琴说完就抱着孩子慢慢地俯下身去,轻轻地把孩子放在姐姐雨晴的手腕里,对雨晴说:

"姐姐,你现在可以抱抱孩子了,可以亲亲孩子了。"玉琴对姐姐说完这句话,自己的泪水像雨点一样,不停的滴落在姐姐和孩子的身上。

姐姐雨晴看见孩子已经睡在了自己的手腕中,她好高兴,高兴得又哭又笑,甚至不停的对孩子说:

"儿子,妈妈的好宝贝,妈妈亲亲你"说着说着雨晴那伤心的泪水不停的滴落在孩子的脸颊上。

对于子健来说,自从雨晴悄悄的离开他后,自己也离开那富有豪华别墅的家庭,独自一人去寻找着雨晴的下落,他走遍了十几座城市,却一直没有雨晴的音讯。但是子健还是没有放弃,因为在他的内心有一种信念,那就是爱,不管结果如何,我子健这一生只爱雨晴一人,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她。

就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天空下着瓢泼大雨,正在苦苦寻找雨晴的子健,还没有找到一个临时的栖身之处。子健离开家那天,他走得太匆忙,身上没有带很多钱,连银行卡也没有带,所以他现在身上的钱也花光了,每天不管走多少路,都是靠自己的双脚一步一步的向前进。虽然在这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他只能靠步行来找到自己今晚避雨的栖身之处。

雨越下越大,正在夜雨中行走的子健,他感到好孤独,好无助,他一边在大雨中走着,一边从嘴里不停的大声喊着:

"雨晴,你在哪里,你究竟在哪里呀?你为什么离我而去呀,雨晴,你知道吗?我找你找得好苦呀,雨晴你能听见我在喊你了吗?你能知道我在找你吗?老天啊!如果你能听到我的祷告你就帮帮我吧。"

喊着喊着,子健突然晕倒在了地上,由于雨下得太大,子健走了一天的路程,中午到晚上子健还没有吃过一点东西。又加上他思念伤心过度。此刻的子健病倒了。

一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病倒在大雨中的子健,还是没有站起来,夜雨中的雷声不停的在子健不远处的四周一直响着,似乎这夜的雷声并不是像传说中所说的那样,有妖怪在人间作祟,雷神在劈妖怪,而这夜的雷神一直在子健的四周用雷声响着,它并不是在劈妖怪,而是在呼唤好心人来帮这位痴情的男子,更是想用自己的雷声引来过路的车辆来抢救晕倒在雨中的子剑

时间又过去了半小时,这时在公路上行驶车辆的司机们,都感觉到好奇,想到今夜的雷声为什么一直在那个地方响着,究竟出了什么事情,路过的司机们都想去哪里探过究竟。说着说着,聚集在一起的司机们朝雷声一直响着的方向走去。

司机们边走边看,突然发现了一个年轻小伙子躺在了路边,他们走进一看,子健还活着,他们马上就把子健抬进了车里,向医院飞奔而去。就在此刻,雷声也渐渐的消停了。

当司机们把子健送到了医院,经医生们的抢救,在这个雷雨交加的晚上,子健还是没有苏醒,一直在昏迷中,他眼眶中不停的流出泪水,嘴里一直不停的叫着雨晴,叫着叫着,他的声音似乎已经没有了,难道是睡着了吗?还是……?不,不,子健没有睡着,虽然别人从他身躯的表面看是睡着了,但他的心与灵魂还没有睡着。因为他走入了一直在朝思暮想期盼的梦境中。他梦见了一直深爱的雨晴在不停地向他招手呼唤。此时,子健看见雨晴在向他招手,子健急忙的走到了雨晴的面前,紧紧的拉着雨晴的手说:

"雨晴,我的好妻子,你为什么不辞而别,你现在过得好吗?"

雨晴说:

"健,我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你看看你自己,我没有在你身边,你就不懂得照顾好自己,把自己搞得遍地鳞伤。"

雨晴对子健一说完话,就大声的哭起来了,子健看见自己心爱的雨晴哭了,他一下子就把雨晴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对雨晴说:

"老婆,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吗?你知道吗?我找你找得好苦呀,我每天都想你。"

雨晴说:

"老公,我也好想你,虽然我与你不辞而别,我是不想让你在我和你父母之间为难呀。"

说着说着,他们俩相互的拥抱着,亲昵着,同时他们的泪水也一直不停的滴落。就在这时,突然一位护士走到他们的面前,对雨晴说:

"雨晴,不要在外面呆久了,这样对你的病不利,更会加重你的病情,赶快和我一起回病房吧1护士说完就拉着雨晴的手就走回病房。此刻,子健听见护士的说话,又看见护士拉着雨晴走回病房,子健慌忙的跑到护士面前说:

"护士小姐,你刚才说我老婆雨晴生病了吗?"

护士说:

"你是雨晴什么人"

子健说:

"护士小姐,我是雨晴的老公。"

护士说:

"你是她老公,我们怎么不知道,从雨晴来医院生孩子到现在,没有看见你呀,一直都是她妹妹玉琴在照顾她呀"

子健说:

"护士小姐,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雨晴的老公。"

护士听完子健的说话,拉着雨晴的手就走了。这时,子健看见雨晴又要离开自己了,他哭了,伤心的泪水像空中的雨点一样的滴落。子健连忙的对护士说:

"护士小姐,你们在哪家医院,我要怎样找到雨晴呀1

护士小姐说:

"雨晴就住在这家医院的妇产科。"

子健看着雨晴慢慢的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这时他不停的喊着:

"雨晴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呀"

喊着喊着,天已经亮了,这时一位查房的医生来到了子健的病房,医生听见子健一直在昏迷中呼喊着:"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呀"医生感觉很奇怪,就立马走到子健的面前,拉着子健的手说:

"子健,你醒醒呀,醒醒呀。"

医生一连叫了好几声,都没有看见子健醒来,一直还在昏迷中,医生看见这个样子,心里想,难道是子健的病情加重了,还是发烧了,医生立即就给子健检查起身体来,经医生一检查,子健的病情没有加重,也没有发高烧呀。医生检查完了子健的病情就准备离开病房了。当医生刚走到病房的门口时,突然子健从昏迷中醒过来,连滚带爬的走到了医生的面前,对医生说:

"医生,你知道妇产科在那里。"

医生说:

"就在二楼"子健听医生一说完,就拼命的朝二楼妇产科而去。

子健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来到了妇产科,走到妇产科的服务台一问,护士告诉他,雨晴住在二楼的207号病房。子健还没把护士的话听完,就匆忙的来到了雨晴的病房,他走到雨晴的病房一看,看见雨晴躺在病床上,嘴上还带着氧气,看到旁边的婴儿车里,睡着自己还没有见过面的孩子。子健一下子像疯了一样的跪在了雨晴的病床前,一边拉着雨晴的手一边流泪的说:

"雨晴,你怎么了,你醒醒呀!你不能有事呀,我们的儿子与我不能没有你呀1

就在子健伤心无助的时候,雨晴的妹妹玉琴刚从医生那里回来,玉琴一走进姐姐的病房就看见子健跪在病床前,这时的玉琴一下子就拉着子健是又哭又骂,对子健说:

"你现在还有脸来见我姐姐,你配吗,虽然你家有钱,但是我姐姐不稀罕。"

子健看见玉琴那样的伤心,就对玉琴说:

"玉琴,对不起,都是我害了雨晴。"

子健对妹妹玉琴说完话,就连忙的拉着雨晴的双手说:

"雨晴,你放心,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我们永远的在一起。我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当子健说到这里时,站在旁边的妹妹玉琴对子健说:

"你现说这些太晚了,我姐姐为了你,把孩子生下来,自己现在却有生命危险了。"正在这时,一位医生走进来,对玉琴说:

"你赶快把动手术的钱交了,要尽快动手术,再不动手术,你姐姐可能明天都熬不过去了。"

说完,医生就走了,子健听见医生这样的一说,他知道动手术需要很多钱,又想到自己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他马上走到医院的大门口,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对父亲说了自己与雨晴的事情,父亲听了后,终于答应了拿钱给子健去救雨晴,另外父亲还答应子健,等雨晴的病好了以后,就与子健一起回家,同意子健与雨晴的婚事。

时间过去了5分钟,子健的父亲终于把钱转来了,子健把钱从银行里提出来就去医院的收费处交完了手术费用,他就回到了病房,一直陪着雨晴,这时护士走到病房对子健说:

"你们准备好病人手术时用的东西,在隔3小时就要动手术了。"

医生说完就离开了病房,此时,子健一直拉着雨晴的手说:

"雨晴,你要挺住呀,马上要动手术了,等手术后,很快你就会康复,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就天天在一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与困难,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们母子了。雨晴,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知道吗?我父母同意我们的婚事了,我父母说,等你病康复后,我们就回厦门,也就是我们的家,让我们举行一次隆重的婚礼。"

子健的泪水一直不停的流着,一滴滴泪水滴在了雨晴的手上。这时子健握着雨晴的那只手,感觉到雨晴的手开始动起来了,子健再抬头看看雨晴的眼睛,却没有看见雨晴睁开眼睛,只是看见泪水从雨晴的眼眶中不停地流出,慢慢的张开嘴对子健说:

"老公,你不要难过,我已经不行了,我走了以后,你要把我们的孩子好好的抚养成人,这样我就放心了。老公,虽然我们今生不能做夫妻,我希望来生再做你的妻子。老公我爱上你,永不后悔,今天我能再次见到你,我死也瞑目了。"

子健说:

"老婆,你不要这样说,你不会有事的,我不准你离开我,我们的孩子不能没有母亲呀!我也不能没有你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离手术的时间越来越近,此时,雨晴的已经奄奄一息快支撑不住了。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

雨晴手术的时间终于到了,护士推着雨晴慢慢的走进了手术室。

半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大门开了,正在手术室门外焦急等待的子健抱着儿子看见护士走了出来,子健连忙跑到护士的面前,对护士说:

"护士小姐,我妻子雨晴怎么样了,手术成功吗?"

护士看见子健抱着孩子那伤心说话的样子,护士不忍心把雨晴抢救无效的消息告诉他,护士想了一下,对子健说:

"子健,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你赶快去见雨晴最后一面吧1

子健当听见护士说,他们已经尽力了,子健抱着孩子像疯了一样的跑进了手术室,子健跑到了手术台,他看见几个护士正抬着雨晴的身躯缓缓的放到了推车上,一个护士正准备用一张白布覆盖过雨晴全部的身躯时,子健一下子伤心的大喊起来,不要,不要呀。子健立马俯下身去,抱着雨晴的身躯伤心的说:

"老婆,你为什么就这样狠心的离开我和孩子呀,你为什么就这样的走了,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了一起,你却离我而去,老婆你好狠心呀。"

此刻,子健抱在身上的孩子也大哭了起来,他们父子俩哪伤心的泪水慢慢的从眼眶里滴落在了雨晴的脸上。正在手术台旁边的医生和护士们,看见子健与孩子哪伤心的哭声,他们也流泪了,这时,子健慢慢的抱着孩子从雨晴的身躯旁站起来,用手把皮包里所有的钞票拿出来洒在了整个手术室的房间,他笑了,并大声的说:

"老天啊,我们真心相爱难道有错吗?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为什么夺走了我最心爱的雨晴,我江子健虽然生活在一个富豪的家庭,但有什么用呢,这些钱能换回雨晴的生命吗?"

原创作者:情缘三少爷

厦门起稿:发表

2013.8.14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真爱有错吗,短篇散文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