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时间:2019-10-15 01:12来源:现代文学
摘要 :梦源踱了一会儿,坐在写字台前,早晨的阳光照在桌旁的一盆君子兰叶片上,叶子显得更加翠绿。多少年了,自从梦源投身商界,是这株君子兰陪他度过了多少紧张不平凡的夜啊

摘要: 梦源踱了一会儿,坐在写字台前,早晨的阳光照在桌旁的一盆君子兰叶片上,叶子显得更加翠绿。多少年了,自从梦源投身商界,是这株君子兰陪他度过了多少紧张不平凡的夜啊,梦源视这君子兰如亲兄弟一般。梦源在事业上 ...

摘要: 车驶向了闹市区,梦源望着窗外那热闹的人群,看着路旁的花草,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就是这么个人,尽管昨天夜里因痛苦相思,一夜几乎没睡;早上又因照片而痛苦万状,可是一到白天,一走上工作,梦源就不是晚上的梦 ...

梦源踱了一会儿,坐在写字台前,早晨的阳光照在桌旁的一盆君子兰叶片上,叶子显得更加翠绿。多少年了,自从梦源投身商界,是这株君子兰陪他度过了多少紧张不平凡的夜啊,梦源视这君子兰如亲兄弟一般。

车驶向了闹市区,梦源望着窗外那热闹的人群,看着路旁的花草,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就是这么个人,尽管昨天夜里因痛苦相思,一夜几乎没睡;早上又因照片而痛苦万状,可是一到白天,一走上工作,梦源就不是晚上的梦源了,精力充沛,全身心地投入自己的本职工作中。

梦源在事业上孤军奋斗时,是这君子兰,给他鼓舞,给他力量。

怪人!就这么个怪人!令人羡慕的怪人!令人惋惜的怪人!

梦源在生活上彷徨失意时,又是这君子兰,给他安慰,给他欢乐。

也许这是不平的生活造成的,也许这是不公的礼遇造成的,梦源先前也是活泼可爱,爱打爱闹的年轻小伙,漂亮,聪颖,俨然是姑娘眼里的白马王子。

梦源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叶片,君子兰,君子兰,多少年来,你陪着这可怜的年轻人度过了多少不平凡的日子,悲一起悲,乐一起乐。又有多少次,你听到这可怜的年轻人诉说着不如意的遭遇。

漂亮的外表,风流惆怅;高高的职务,无以伦比;事业的成功,令人羡慕。

梦源想着,双手抚摸着叶片,就这么一个人,一个植物成了一对知己知音。

可如今呢,许多的公司小姐,知道梦源的背景,都心存爱慕心,可又不能给她们的张助理再打精神针,她们都怕这风流惆怅的白马王子助理会因她们而忧伤,痛苦。于是这些小姐们除了从生活上,事业上给予梦源兄妹上的情谊外,还从工作方面,给予了梦源大大的支持。

许久,梦源才从呆呆的遐思中醒来,他又点上一支烟,手下意识地又触到了那张照片。他双手捧着那张照片,仔细地柔情地瞅着,那长长的披肩发,小小的脸蛋儿,水汪汪的俊眼,甜甜的酒窝,梦源的心一下子又紧了。刚才的思绪一下子又扑在这娇小女人身上。他用手抚摸着照片,喃喃地说着:“伊萍”“伊萍”

梦源的车在自己的办公室前停了下来,漂亮的杨秘书小姐就迎了上来。

他话语哽咽,柔情似水,是激动,是相思,是痛苦,是忧愁,说不清,说不清,说不清啊——

“助理,这里的事务我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只是有几件大的事情需要您自己办理。”

梦源怕屋子里放使他陷入梦幻的东西,可是他又不能全忘记,他就是这么个人。

“奥,谢谢你。”

伊萍的信,一百二十封信。伊萍的照片,都整整齐齐地放在抽屉里。

梦源说着,一道柔情的目光瞅向了女秘书,杨小姐内心一震,多少年了,从没有过的笑意,这使这位年轻的小姐又是何等的激动,何等的兴奋。

信是每晚必读的,相片是每晚必看的,这已成了梦源的习惯。每当这个时候,梦源就痴傻呆语,就会和他的萍在心里默默地神合着。

“助理,请——”

泪水,痛苦,忧愁,相思,常常使梦源泪洒枕畔,有时也让这可怜的年轻人抱被痛哭。

女秘书脸红红的热热的,向梦源打了个手势。

梦源拿着照片,就这么呆呆地看着,看着,痛苦万状,无以伦比……

梦源走进了办公室,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杨秘书怀抱着一打帐目,文件,汇报,一页页的递给梦源。

“咚咚,咚咚”一阵慢慢地敲门声,梦源定了定神,擦干了眼泪,开了门。

梦源一坐上办公椅,整个身心便投入到了本职工作中。

老女人走了进来:“梦源,该吃饭了。”

杨小姐一张张递给梦源,是那么默契,又是那么轻柔。她瞅着这位表面如冰,内心如火,饱受巨患的,与之工作六年的助理,心情是那样的激动。他追求至今的伊萍走了,一直拼命追求他的艾云走了,这可怜的年轻人就这么默默地为了爱,一直是孤独地生活着。这位杨小姐,六年来在工作上,一直默默地替他多做多想,替这年轻人多多担待一点。

“知道了,吴妈妈。”

她有时也被梦源这如痴的执着之爱所打动,有时也因梦源的相思之苦而落泪。她也爱梦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忽然产生了这么个念头,可是她和梦源只是工作上的配合者,工作上的知己,除了工作外,梦源对她似乎从未有过什么过多的非分之想。她有时也真想替他解除内心的痛苦,可又怕再一次刺痛梦源那颗破碎带伤的心。她觉得,如果有机会,她真想一辈子为梦源分担忧愁,可是梦源又是这么一个人。

梦源来到餐室,胡乱地吃了几口,就叫老刘开车,出了门去。

唉,爱一个人是多么不易啊!爱与被爱只有一层幕帐,可是跨过去,又是何等难啊!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