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爰人间之六,梦爱人间之五

时间:2019-10-15 00:37来源:随笔游记
摘要 :郑欣璐趴在范思畔的怀里哭了一阵子,范思畔也没有感再去搂抱她,而是乍着手,任她在他的胸前哭泣,她哭得是那么伤心,范思畔一想一定是她受到很大的打击,要不然她不能

摘要: 郑欣璐趴在范思畔的怀里哭了一阵子,范思畔也没有感再去搂抱她,而是乍着手,任她在他的胸前哭泣,她哭得是那么伤心,范思畔一想一定是她受到很大的打击,要不然她不能这样悲伤,一看到她那个样子跑出来一定是遇到什 ...

摘要: 第五章,救活郑欣璐这时她们两人都赤身裸体在干着,李欣璐也不管那些,一下上前把她爸拉开,照姚春红的脸就是两个耳光,一边打着一边说:我妈刚走,你们就干这个。她还想去打,一下被从床上起来的郑顺扬把她的手握 ...

郑欣璐趴在范思畔的怀里哭了一阵子,范思畔也没有感再去搂抱她,而是乍着手,任她在他的胸前哭泣,她哭得是那么伤心,范思畔一想一定是她受到很大的打击,要不然她不能这样悲伤,一看到她那个样子跑出来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要不然她不能这样。但他还不敢问她,只有那样的在他怀里尽情的哭泣,也是对她一种安慰。

第五章,救活郑欣璐

他看她哭得差不多了,就劝慰她说:“什么事都要想开点,不能自己受罪。”

这时她们两人都赤身裸体在干着,李欣璐也不管那些,一下上前把她爸拉开,照姚春红的脸就是两个耳光,一边打着一边说:“我妈刚走,你们就干这个。”

经过他这么一说,她才慢慢停止了哭泣,急忙离开他的怀抱,害羞得坐在那打哆嗦。

她还想去打,一下被从床上起来的郑顺扬把她的手握住,李欣璐气得也不管那些,一起身照他下身踢去,一下踢得郑顺扬抱着下身嗷嗷直叫。李欣璐甚这时跑了出去。

范思畔站起身,把那件大衣给她披上,然后又到一个衣柜里拿出她们女人穿的衣服,递给了她,她才把它换上,然后又叫她躺下,休息。

这时北方正是十二月最冷的时侯,城市里的积雪能有一尺多厚,她只穿个睡衣跑了出去,她跑着跑着,脱鞋也跑了,因为是夜里,城市的路灯也都关了,她摸黑跑着,不知跑了多咱,也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自己就觉得象陷到雪坑里一样,自己想起来也起不来,慢慢失去了知觉。

一晃一天就那样过去了,郑顺扬虽然叫人出去找,也没有找到,也就凭天由命了。

这时,范思畔正从市文联的一个朋友家喝酒回来,他今天也喝多了,走路也都东摇西晃,但还知道回家的路。因为要搁往常,他就打车回去了,他觉得夜色很美,就一瘸一拐的往家走,一边走着一边迷迷糊糊欣赏美景很意,可是从朋友家喝酒出来时,就十一点多了,在十二点之后城市的路灯全部关闭,就在他迷迷糊糊欣赏美景时,路灯一下停了,整个城市道路一片凄黑,他这时就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着,自己意识是往家的方向走去,可是脚却不知走向哪里。走着走着象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自己一下摔了个仰八叉,当他从雪地上爬起来,回头仔细一看,在一个雪坑里趴着一个人,还象穿着单衣。他虽然迷熏熏得,但一看好象是个女的,他用力向上拉了一下,没有拉动,他就一下跳入坑里,用力把她顶了上去。因为坑太深,他把她顶上去,自己就用力爬了上去。他看她只穿个睡衣,就把自己的呢子大衣脱下来,给她穿上,喊了几声“姑娘醒醒”就是没有回应,他一看是这人己经冻得不行了,就一下把她背到肩上,向回走去。

他也正赶上气头上,再加之郑欣璐踹他一脚踹得很重,所以他也愤恨。

可别说经一这折腾,他的洒醒了,走路也不那么打晃了,他背着她,深一脚浅一脚的回来了。

郑欣璐一离开家,他们也不算再去找了,就算没有这样的女儿,就当死了。

他把她背上楼,打开门,急忙把她放在床上,他打开灯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姑娘,只穿个睡衣,还光着脚,人冻得都不行了,当他把呢子大衣给脱下,她的睡衣和她的身体都冻到一起脱都脱不下去,再经过室温得一化,她雪白的睡衣都浸出她的肤色,仿佛躺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冰冻得雪人,好美。特别那白色的纱睡衣经过一融化,就象用一层塑料罩着那美丽迷人的轮廓一样,她青春线条凹凸显现。太美了。但范思畔一想,不能这样看着,人都冻成这样,不能用热水去缓,要用雪擦她的身子或者用身体捂缓。他想到这,就急忙下楼撮了一袋雪,背上楼,雪慢慢在她的睡衣上搓,过了一会,睡衣搓揉开了,他慢慢给她脱下,此时的她,只穿着个短裤,连上身都没戴乳罩,他也不管那么多,救人要紧,他又用雪在她的全身上揉搓,这时感觉到她有了知觉,一下最后他把自己的衣裤脱了,只穿着一条短裤,把灯闭了,用自己的身子暖捂着她。

都过去三四天了,郑欣璐还没有回去,他们就以为她不在了,这下北方公司就全部被他们掌控以及这个家都成他们的了。

他整整捂了一个时辰,她才从昏死中醒了过来,怎么觉得一个人搂抱着她。她象初梦芳醒似的推了一把,没有推动,因为她刚醒过来,力气自然没那么大,又使劲的推了一把,一下把那个人推醒,她一下从他的身体里抽出身,照他的脸上就是一下,狠狠地问道:“你给我做了什么?

却说郑欣璐被范思畔安顿好,在那舒适的卧室里躺下,但她全身还疼,冻得发青的部位慢慢有了血色,她自己用手去摸,还有火燎燎的疼。

范思畔被打得一时答不上来,㖔㖔吐吐的说道:“我没做什么。”

这时的范思畔也累了,当他一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往床上一趴,就睡着了。

“你还没做什么,这是干吗?”范思畔一看,这才明白了,原来她是为了他搂抱了她和她睡在一起。

第二天,天还没有怎么亮,郑欣璐就起来了,通过这一宿的折腾,她一起来,就象骨头散了架,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她勉强的穿上衣服和裤子,才慢慢从卧室里走出来。因为这时天虽然没有大亮,可是屋里也令星射进几缕微亮的晨光,当她一走入客厅时,在客厅里面的卧室里,玻璃隔断里的拉帘没有全拉上,她一眼就看到范思畔还是穿着那短裤头冲里躺着,睡得是那香甜。

“你一你一这是误会我了,我是……”还没等他说完,她又要伸手打他。

他那男性背部的曲线和那白净光滑的肌肤叫她止不住多看几眼。也许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完美的男人体,她有些心动,但又一想自己还是个学生,只能偷偷的看上几眼罢了。她又急忙回到卧室里,在等待他的醒来。

“你别这样好吗?我没对你做什么,只是你都冻僵了,我才这样。”

再续

“那你也不能把我脱成这样,你看你还……”她一边说,一边害羞得把脸转了过去。

赞赏支持

“我不这样用我的身子为你捂热,你能活过来吗?”范思畔委屈着说。

图片 1

“你说的是真的,没有骗我。”郑欣璐疑惑的看了看他,又问道。

赞赏金额:随机金额

“要不是你遇到我,你非得冻死了。”范思畔肯定的说。

选择支付方式:微信支付微信支付确认支付

然后他就把他怎么遇到她,又怎么救她,前前后后都和她说了。

赞赏金额:20

图片 2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当郑欣璐听完后,一下扑在他的怀里大声的哭泣。

提示

确定取消

再续

赞赏支持

图片 3

赞赏金额:随机金额

选择支付方式:微信支付微信支付确认支付

赞赏金额:20

图片 4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提示

确定取消

编辑:随笔游记 本文来源:梦爰人间之六,梦爱人间之五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