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口琴的小男孩,看鬼片的经历

时间:2019-10-20 11:31来源:世界文学
摘要 :太阳落山的时候,对面阳台上总有一个小男孩呜呜地吹着口琴,不成曲调,但很伤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也养成了在太阳落山时坐在阳台上听那琴声的习惯。夜色流下来,口

摘要: 太阳落山的时候,对面阳台上总有一个小男孩呜呜地吹着口琴,不成曲调,但很伤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也养成了在太阳落山时坐在阳台上听那琴声的习惯。夜色流下来,口琴声住了,我也叹口气回到房间。隔着窗玻璃望 ...

定义:胆小鬼怕事,怕人,怕身边的一切。对附近所有的事物都有所戒备,我想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胆小鬼。怕失恋,怕大学就不了业,怕自己长的丑,喜欢的人看不起等。无论是谁,都有那么一刻,心里有莫名地害怕。

澳门新葡亰平台网址大全,太阳落山的时候,对面阳台上总有一个小男孩呜呜地吹着口琴,不成曲调,但很伤感。

  每一篇都是不一样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也养成了在太阳落山时坐在阳台上听那琴声的习惯。夜色流下来,口琴声住了,我也叹口气回到房间。

  很久以前,阿玉姑娘才六岁,那个时候的她呀,非常可爱,不仅声音可爱,圆乎乎的脸蛋还透露着粉红。

隔着窗玻璃望过去,小男孩长得很清秀:很普通的学生头、清爽的面庞,如同牛奶般鲜白,透着清凌凌的水汽。双手扶着口琴,投入而且动情地滑动着每一个音阶。黑色的涌动着精灵般的眼睛从满忧悒和哀伤。天空的残霞在琴声中充斥了无限的伤感,渐渐黯淡下去。

  这天阿玉放学有点晚,太阳刚刚落山,余留下的阳光照的天空被烧的火红火红的。

在静静的倾听中,我分辨出了这个小男孩叫“潇潇”,他妈妈每次喊他时,总是充满母性地呼唤“潇潇,该吃饭了。”“潇潇,去做作业。”“潇潇,睡觉了啊!”“潇潇……”

  阿玉从五岁开始,就学会记住自己从上学的地方到回家的路线,有着超强的记忆力。一路除了和小伙伴一起回家外,就是能在路上和小伙伴一起聊天,打闹。

我几乎也沉浸在了这母子的生活之中。偶尔在楼下碰到那个小男孩,我也喊他“潇潇”。

  有时候不知一路都聊什么,但是每天都会在放学的路上聊。

10岁的小孩儿应该是快乐的,可他却总是对着黄昏、夕阳,吹奏伤感和哀叹!他爸爸呢,总不见露面。

  今天阿玉回家时有些晚了,与她一起的小伙伴说要把家庭作业写完才回家,阿玉只好陪小伙伴一起写,毕竟每天都一起回家。

我一直疑问,直到有一天,那个小男孩来找我。

  如果一个人突然自己走,感觉会很不习惯。

“叔叔,能请您帮个忙吗?”下男孩有些担心地问,他停顿了一下,“我吹口琴时,总看到你。”

  所以,等阿玉回到家后,已经太阳落山了。

“我这里有个作文,非得找个人不可。”潇潇有些着急。

  阿玉推开家里的门,发现有个不认识的叔叔,正坐在客厅看电影,从一旁走过来的爸爸对着阿玉道,“快叫叔叔好,这是爸爸的同学,许叔叔,今天爸爸做了很多菜,阿玉,你先和许叔叔一起看电视。饭很快就好了哦!”

“没问题的,你别着急!”我的话可能有些早。不管了,我可受不了这么可爱的孩子着急的神情。不就作文嘛,我自认为还行,再说,一个小屁孩,还能有多难的事情。

  阿玉坐到许叔叔旁边道,“叔叔好,我叫阿玉。”

“作文的题目是‘我的爸爸’。可我没有看见过我的爸爸。”天使般可爱的小脸一下子阴郁起来。“我想——我想——我想让你帮我。”

  许叔叔顺势摸了摸阿玉的头发,用左手的食指在阿玉鼻子上轻轻点了下道,“阿玉?今年几岁了?”

“?、?”我愣在那里,一时束手无措。

  阿玉回答道,“六岁了。叔叔看的是什么?”

“对不起,我难为你了!”说着,他站起来,准备带着失望离开。

  “啊…比动画片好看多了!一起看吧。”

“好……好吧!”那神情让我心痛,反正不用上刀山火海,当回爸爸怎么了。

  阿玉道,“好。”

潇潇的作文,是在依然单身的我的家里完成的。

  而电视里的画面是这样的:

第二天,下班回家。单元门口蹲着个背着书包的小孩儿,听我走近了便站起来,是潇潇。他满脸高兴,猛地将书包拽过来从里面掏出作文本,或许拉得急了,作文本的封皮扯破了一个角儿。

  图书馆里很安静,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都不敢翻动书,生怕声音太大,把这种环境打破。

“看!快看!叔叔,你帮我的作文得了100分,老师还在班上念了呢!”他拦着我一口气说完。漫天的霞彩把牛奶般鲜亮的面孔映红了,像极了映山红。

  一个比阿玉大不了几岁的男孩,刘海到眉间之上一厘米。走进图书馆,进来后把门缓缓地关着,关门的那一瞬间,似乎能感受到一阵阴冷的冷风,因为他进来时就发现图书馆太安静了,所以连自己的脚步声都不敢发出声来。

也许是我帮了他的忙,我们便熟识了。他多来我家玩,我也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他爸爸在他出生时,就离开了家,然后不知去向,没有给他留下一点印象。他也就在缺失的爱中完成着他的童年。

  男孩环着书架走了一圈又有一圈,终于找了一本心仪的书,书的封面很可爱,有个流着长发的女孩,背着一个男孩好像是要说什么,《我悄悄地对你说》。每个小男孩都会心存好奇,想要翻来看看。

那口琴声依然在黄昏时响起,我也依然在阳台上静心地倾听。夕阳的斜晖却格外惨淡,如同杜鹃啼血。

  男孩看到这本,《我悄悄地对你说》这本书很高兴,嘴角露出微笑,坐在椅子上开始阅读,翻阅着翻阅着,似乎听到这本《我悄悄地对你说》在说话,发出一个娇嫩的声音,“看着我,看着我,……”

夏天来了,潇潇约我去游泳。在更衣室力他却耍起赖赖来,非让我背他去泳池。在我的背上,他把头侧过来,用脸紧贴着我的肩膀,双手勾在一起,紧紧环住我的脖子,直到水里他还不肯放开。

  第二天,又是个晴天。

玩累了,他爬在我的背上,用脸紧贴着我的肩膀,对着我的耳朵吹气:“叔叔,你知道吗?今天我特别高兴!”

  又有个男孩走进图书馆,可是还没有走到书架附近,便听到图书馆有人在说话,声音很粗但又很稚嫩,是一个男孩的声音,“看着我,看着我…”

“是吗,为什么呀!”

  男孩感觉不对,立马转身欲想离开,突然!

“在泳池,那么多小朋友在看我,你背着我,他们一定把你当成我的爸爸。只有爸爸才那样背着儿子耶!”

  在他面前出现了昨天来图书馆的男孩,那个男孩面目狰狞。眼角流着不是泪,而是血…

我愕然,没有话说。想把他放下来,却又不忍。

  “啊!”阿玉看到这一幕下了一跳,立马想抱住许叔叔,可是发现旁边并没有人。

“怎么不说话了,叔叔,你不高兴了!是我惹你生气了吗?”

  阿玉大喊道,“爸爸,爸爸。”

“怎么会呢。我高兴着呢!”明显有点心不在焉。

  “咚”一声,阿玉从床上摔了下来,爸爸从屋外冲进来,“怎么了,宝贝女儿?”

“那你做我爸爸吧!行——吗?”

  阿玉满头大汗,就连睡衣背后都湿透了,道,“电影里那个男孩一直在找我,抓我,许叔叔也不在了……”

我没有回答,我该怎么回答这个不合乎逻辑的问题呢?可我又怎么忍心伤了一个天使的心呢!

  阿玉说着说着,哭了。

我放慢了脚步,夕阳把影子拉得很长。我们都沉默着,只有夕阳炙烤的皮肤很不舒服。

  爸爸紧紧地抱着阿玉,“没事了,没事了,有爸爸在。”

“叔叔,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潇潇使劲挣脱下来,踩着夕阳,一路跑了回去,扔下我,连再见也没有说。

  这时妈妈也走进来,“怎么了?怎么了?”

对面的阳台上第一次没有口琴声。

  等爸爸把阿玉哄的睡着后,“前天,前天老许过来给她放鬼片。但是今天我做饭的时候好像听着客厅有说话的声音,好像说,许叔叔好?当时我还以为老许来了,结果一看,阿玉一个人在放电影看……”

第二天,我去沈阳出了一趟长差。回来时已经过了中秋,树上的叶子开始飘落。我无暇顾及凄风落叶,奔上阳台,等待着夕阳中口琴声响起。

   “啊,你说阿玉一个人在客厅里自言自语,还一个人?”妈妈道。

终于,琴声搅动夕阳,漫谈的霞彩涌动着秋的哀伤。

    “可不是么,估计看到恐怖的东西,一下子进入那个状态不能走出来。”

可是,潇潇呢?那对面的阳台上没有潇潇带着忧悒的脸,没有潇潇充满哀伤的眼,他在躲我吗?

  ………

我终于耐不住,敲开了他家的门。

  故事讲述了,阿玉姑娘看了鬼片后,连续好几天做噩梦,神情恍惚到回家后自己放电影看,还以为自己是前天发生的事。

“潇潇呢?”我急切地寻找,可是没有蹦跳扑过来的小人儿。

  我相信读者朋友们和我一样,记得小时候看过的第一部鬼电影,那个时候我想一定很让你难忘。

他妈妈指着墙上放大了的照片,眼泪掉了小来,沉默地摆了摆寿,将累极了的身躯一下子蜷在了沙发里。墙上就是我的可爱的潇潇,笑容里带着忧悒。口琴声是从录音机中播放出来的,那口琴就摆在遗像前的小桌上。

  有时候别人嘲笑我,清风晚上去尿尿你都怕啊?我也有时候感到莫名地可笑,本来就没有什么,可是心里就是怕着。哎,说起来可真是惭愧。

“给,潇潇给你写了一封信。送信那天,潇潇被一辆摩托车——”她拿出一封信,上面带着斑斑血迹。

      我虽然不像阿玉姑娘那样神经恍惚,不过我第一次看鬼片时晚上睡醒时,我就在地上躺着,现在想想挺逗的。而且我现在还记得我看的那个电影叫,捉鬼合家欢。

“对不起……”我只看了一眼,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不知道我是如何下楼的。夕阳已经沉落,枯黄的树叶飞旋着落下来,打在头上,我决定我要离开这个城市。

       有人给我建议说,多看鬼片,晚上多出去活动下,就可以练胆。(偷笑下)这个方法完全不可靠,反而更害怕。

      最重要的是心里住着一个胆小鬼,想把这个胆小鬼赶出你的心里,首先要教会这个胆小鬼接受阳光,外面的新事物是美好的。

     和你心里的胆小鬼交个朋友吧,谈谈心,有时候才能开心面对心里的阴影。

编辑:世界文学 本文来源:吹口琴的小男孩,看鬼片的经历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