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笔者和狼的传说

时间:2019-12-09 08:03来源:精品佳作
摘要 :我饱饱地睡了一觉,来到院子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正值黄昏,太阳温和得像涂了蜂蜜的烤面包。我舒展着生锈的筋骨,心想这一觉睡得太久了,身体都僵化了。一个陌生人从木篱

摘要: 我饱饱地睡了一觉,来到院子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正值黄昏,太阳温和得像涂了蜂蜜的烤面包。我舒展着生锈的筋骨,心想这一觉睡得太久了,身体都僵化了。一个陌生人从木篱笆外经过,看见我,像被雷击似的惊跳起来,尖 ...

1.

我饱饱地睡了一觉,来到院子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救援队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遍体鳞伤,大概算的上是奄奄一息了,左边的锁骨连着肩膀的三角肌的地方已经血肉模糊。两条腿上不知道有几个血窟窿正在汩汩地淌着血,身边的沙子已经被血水浸地呈暗红色。

正值黄昏,太阳温和得像涂了蜂蜜的烤面包。我舒展着生锈的筋骨,心想这一觉睡得太久了,身体都僵化了。

当我确认那匹狼已经死透了之后,我就睡着了。所以救援队救我的时候,我大概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一个陌生人从木篱笆外经过,看见我,像被雷击似的惊跳起来,尖叫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1说完逃开了。

我当时的样子是丸子后来告诉我的。丸子是我的女朋友,确切的说是前女友,她的真名叫唐琬。没错,就是与著名的《钗头凤》“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里的的女主、陆游的前妻唐琬同名。

我嗤笑一声,追到大路上,朝他的背影吼道:"我是我啊!这是我家1

但是我可不叫陆游,我姓杜,朋友们都叫我子腾。

宁静的黄昏让人产生怀旧的伤感。我想起了好久不见的只有B医生,决定去拜访他。但在出发之前,我得收拾一下屋子。

熟悉我的朋友都不敢在酒桌上把我的名字和姓一起念,因为我会生气,我生气的后果很严重,我会一直和他喝酒,直到我喝多为止。

屋子里,焦黑的蛛网像野草一样粘人,凝固的灰尘盖住了所有东西裸露的表面;院子里的情况就更糟了,牛筋草和鬼针草潮水般疯狂地长着。

我喝多的后果更严重——住院。其实,喝多了住院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一到医院就会产生幻觉,我就会觉得医院的护士都像丸子。

我正要着手清理的时候,却找不到任何的工具。这时天见黑了,脑里莫名的忧伤越来越沉重,于是我丢下屋子出发了。

2.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几年,B医生的家还没有到。夕阳已消散,淡蓝色的夏日星空降了下来。

言归正传,我今天要讲的是我和那匹狼的故事。

我厌恶黑暗,在夜里走路会被游魂戏弄。我回头看,后面的路与前方的一样陌生。

但是故事的开头还是要从丸子和我分手说起。

星光下,我来到一座小石桥。石桥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建筑,敦实而朴素,两个半圆形的桥洞响着激溅的水声。河岸上带刺的灌木伸到水面,截住了水流中的垃圾、尸体等,还堆积着肮脏的棕色泡沫。

丸子和我分手那天,是因为我遇到了一桩特别恶心的事情,我去喝酒,然后就喝醉了,然后就住院了,之后我见到了丸子来看我,我把“丸子”紧紧的抱住了,我叫她不要离开我,可是她给了我一个大嘴巴。

水面之下的暗涌里有阴灵冰冷的叹息。我隐约记起一张被水泡得浮胀、发白的脸,眼睛圆睁着,死得很不甘心。

后来,我的医生告诉我:“那不是丸子,那是医院的护士。”

脑里一个声音说:"一个疯子把他杀死了,扔进水里。"

“胡说,不是丸子,她为什么拿着我最喜欢的N97来看我,她知道我手机丢了,所以买来送我的。”

我惶恐了。脚下水声突然变大,像是那疯子癫狂的笑声。恐惧野火般蹿起。我疯狂地跑了起来,好像死亡在后面追赶。

“那不是N97,那是对讲机!

我跑回家,打开所有的灯,关紧所有的门窗。某个勤劳的女主人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可是我不记得我的家有过女主人,也许我根本不认识她。她趁我不在,鸠占鹊巢了。

“不是丸子?是对讲机?”

见到我,那女人毛发直竖,足足尖叫了3分钟,然后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我指着医生大笑,“嘻嘻嘻嘻,你个傻B,不是丸子是对讲机?丸子和对讲机怎么整一块去了?你真他妈是个傻B!”

我没有去追她。我想,她可能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可怜虫,经不住空房的诱惑就进来了。我太累了,倒在床上,马上沉睡过去。

所有人都说我疯了,但是他们都不敢叫我的全名,我姓杜,叫子腾。

不知道睡了多久,有人把我弄醒了。睁开眼,我发现床边围满了人。在我头边的竟是我苦苦追寻的B医生!我大笑着像老友致意,但动弹不得。有人帮我套上了约束衣。B医生恶狠狠地瞪着我,对我受困的境况感到欣慰。

但是看我的样子,他们又不愿意亲切的喊我“子腾”了。因为我疯了,他们就叫我“腾疯子”。

他说:"终于找到你了,编号54661!你逃出精神病院已经两年了吧。但你不会记得,因为你那天杀的脑袋只记得前几分钟发生的事情……"

3.

我知道我没疯,我就是太想念丸子了,有点恍惚而已。

可是他们都觉得我疯了,特别是我以前的同事后来的领导——李子浩,对待我疯了这件事上特别上心,特意给我安排了“最好”的疯人院,在这里我能受到最好的“照顾”。

我在疯人院整整呆了一年吧,可能更长,反正我也记不清了,就是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我给医生讲了一个故事。

我告诉医生,我是装疯的,我其实知道那个护士不是丸子,我是喜欢她才抱着她不放的。

医生不信,问我:“你真的喜欢她?”

恩恩,我啄米似得点头,“我喜欢她,真的。”

“那你喜欢她,你会把她娶回家吗?”医生突然饶有兴致起来,还叫来了其他医生,他们都笑嘻嘻的。

“昂,会啊,喜欢她就要娶她回家,必须的。”我很郑重的回答,因为几个重要医生都来了,这是个机会,我得好好表现。

“娶回去,然后呢?”另外一个笑容猥琐的医生问我。

“呃,我要把她衣服脱了。”我一本正经的说。

“然后呢?”几个医生异口同声的问。

“然后?然后我就把她裤子脱了。”我还是一本正经的说。

“再然后呢?”他们眼睛贼亮贼亮的,又问我。

“我不说了。”我愣愣的看着他们。

“说,快说,说了今天就不用吃药了。”我的主治医生鼓励我,诱惑我。

“再然后,我,我就,我就把她裤衩脱了,抽了猴皮筋儿,做个弹弓子打你们家玻璃。”我哈哈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满屋子的精神病们都看着我说:“疯子!”

几个医生在我的笑声中灰溜溜的走了,我的主治医生大声喊:“护士,护士,给腾疯子吃药,药量加倍,他病情严重了。”

4.

我忘了我是怎么离开疯人院的了,太久了我记不清了。

我有一个信念:我要去找丸子,我一定要找到丸子,我清楚的记得我们的约定,我们要一起去可可西里看海,我们还要一起去太平洋底燃一堆篝火。

我忘了我是怎么到的可可西里的了,我在可可西里的草原上流浪着,逡巡着。我望向远处,希望能看到一个活物,希望能遇见丸子。她也许在某个高地守望着我,等我来,她也许正在可可西里的海边看海呢,她已经准备好了小船,等我来和他一起划船去太平洋底燃一堆篝火。

我在可可西里的草原上走了好久好久,可是没看到海洋,也没看到藏羚羊。

可是我突然遇到了一匹狼,那是一匹通体雪白的狼。我看到它的时候,它温顺的像一条狗。它跑过来向我示好,像多年未见的老友,又像失散多年的兄弟。示好之后它转身飞也似的跑开了,然后又回头看看我,我就跟着它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了多远,我记得跑过了一片黑森林,跑过了一片海,最后跑进了一片沙漠。

在沙漠深处,我们遇到了丸子,看到丸子,白狼恶狠狠的扑了上去,血红的舌头在丸子那白皙粉嫩的脸上舔了一下。

我怒不可遏,紧接着就像发了疯一般,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我紧紧的咬住了狼的喉咙。那狼也一口咬住了我的肩膀,它锋利的爪子在我身上挠出了不知道多少个血窟窿。

我不能松口,丸子已经吓得尖叫了,我挥手示意她快逃走,我断后。

我依旧紧紧的咬住了狼的喉咙。狼喉咙下的毛最少,可是仍然很厚,狼的皮更厚。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把喉咙咬破了,我咬住了它的动脉,并将之咬断了。

动脉的血喷涌了出来,呛得我差点喘不过气来,我仍旧紧紧的咬住了不松口,任凭狼牙已经把我的肩膀撕碎了,我知道锁骨已经断了,因为我听到了清脆的咔嚓声。

白狼从开始的恶狠狠的呜咽,慢慢的变成了哀鸣,好像在乞求我放过它。我用行动告诉它,那是不可能的,任何敢于威胁到丸子的东西都是我的敌人,曾有个伟大的领袖告诉我们:对待敌人要向冬天一样寒冷!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白狼没有了力气,松开了我肩膀上的尖牙,停止了在我身上的蹬踏。

白狼死透了,我也累极了,确认白狼死透了之后,我就睡着了。

5.

救援队把我抬上担架的时候,我有点清醒了,是不是我眼花了?四周出现了好几个丸子,她们都穿着白色的婚纱,白色的头纱,还有水晶镶嵌的头冠。

我觉得好幸福,我终于和丸子走进婚礼的殿堂了。

身边好嘈杂啊,好像旁边有人窃窃私语,也有人对我指指点点,他们是嫉妒我还是祝福我?

我又有点恍惚了,我听见有人说:“可惜了,那条萨摩耶,那可是院长最喜欢的狗啊!”

编辑:精品佳作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笔者和狼的传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