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原点,第二十六章

时间:2019-12-09 08:03来源:精品佳作
摘要 :提着吊袋,背着背包,两人的背影被夕阳拉得好长好长。于是,他们就这样回到了原点,回到他们阔别了十年的家乡。坐在小岗上,风撩起他们本已凌乱的头发,看着眼前这梦过

摘要: 提着吊袋,背着背包,两人的背影被夕阳拉得好长好长。于是,他们就这样回到了原点,回到他们阔别了十年的家乡。坐在小岗上,风撩起他们本已凌乱的头发,看着眼前这梦过千遍的景色,慕林激动地说:"二哥,咱们到了, ...

第二十六章

提着吊袋,背着背包,两人的背影被夕阳拉得好长好长。于是,他们就这样回到了原点,回到他们阔别了十年的家乡。

  125

坐在小岗上,风撩起他们本已凌乱的头发,看着眼前这梦过千遍的景色,慕林激动地说:"二哥,咱们到了,咱们终于到家了1但二哥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欣喜,又或许,那些欣喜全部藏于心里,只是在生活的摧残下,那张严肃的满是胡渣的脸再也表达不了心中的欣喜罢了。

  老大看见老四混得不错,老二也能再翻身,连老三傍着老二也拿着稳定的工资了。老大蠢蠢欲动了,也起了发财的心。生活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是发不了财的,可这道理老大不懂,也不认命。

他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望着远处的麦浪,对慕林说:"阿林,你还记得当初咱们是为了什么进城里的吗?"

  这时候老大在街面上认识了一个张哥,花言巧语的。说能让老大“闪电致富”。投资二十万,一年就赚回一百万。怎么做呢,就是要做一家国外大公司的国内加盟连锁店,是一个犹太亿万富翁创造的三百年品牌,卖面条,那老汤底子往前得三百年了。三百年的一锅汤传到今天容易吗?张哥说,你想想,这全世界的人民加在一起,有比犹太人更会挣钱的吗?你以为二战希特勒为什么杀犹太人啊?种族歧视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抢钱!现在这个犹太亿万富翁的连锁店进中国了,前面有十五个人都这么发家了,就一年,投二十万赚一百万。张哥说了,你想想,照你现在这么下去,一辈子能挣多少钱啊。这一年就替你把一辈子的钱全挣了。

当然记得,这是慕林永远无法忘记的事情。那时大哥是村里唯一上过大学的人,而且为人老实,又踏实肯干,全村的大人见到他就说:"你们看陈家的老大,那么聪明又那么能干,我要有这么个儿子就好了。"这给爹娘脸上添了不少光。

  老大信了。老大又召集兄弟们开会。跟老二老四借钱,一借就二十万。真认准了,非干不可。还说把那两间破房子押老二和老四。老二和老四都看出来是坑了,可老大固执要干,被发财梦冲昏了。

一天吃晚饭时,大哥突然说他想要进城,本以为父母会反对,没想到父母不但不反对,反而很高兴,因为他上过大学,他的决定和选择会有错吗。当时老二十六岁,慕林十三岁,他们完大哥说的话,也嚷着要进城见见世面,父母也同意,有老大带着,有什么可当心的。于是,他们三人就这样踏上了进城的路。

  剩下哥儿仨商量了,准备成全老大。老大窝窝囊囊活了大半辈子了,就从来没做过梦,这一次,老二老四决定各出十万,就算老大是做一回梦吧,也要成全他了。

"那时我一直以为城里就是天堂,现在想想,真可笑。"慕林低下头笑了笑。但那是笑吗,那分明就是十年辛酸所换来的一声轻叹。

  老二一摞,老四一摞,两摞钱码老大面前了。老三看着,老大也看着,好半天没动。老大一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钱。

二哥又抽了一口烟,将所有心事随着那雾从口中缓缓吐出,想看它慢慢消散在空中,却不料很快就被风吹走了,"我们当时只知道跟着大哥进城就能过上好日子,却忘了大哥他上过大学,而我们连字都不识几个,又怎么能过上幸福的日子呢?"说罢,他站起身,把那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了几下,说:"走吧,咱们回家吧,前天咱打电话给咱妈说今早就到家,现在天都快黑了,别让他们都等着。"

  “这……这就是二十万哪?”

"咚,咚",门开了,眼前站着的就是十年不见的母亲,很明显,他老了,那时只有几根白发的她现在只剩几根黑发了,皱纹也多了不少。"娘,我们回来了。"看见两个儿子回来了,母亲激动得大喊:"老头子,快出来,老二老三回来了,老四老五,你们哥哥回来了,快出来。"

  老三道:“仔细看看吧大哥,这就是二十万!就是它伴随着你上路,跟你做发财梦去了!你回来,它可回不来了!”

一家人相互吁长问短了许久后,父亲问起老大的情况:"你大哥怎么没回来?他现在怎么样?"全家人看着老二,等着他说话,但老二却低头不语,慕林见二哥不说话,便替他说:"他现在过得可好了,那时我们去找工作,那公司的老板见他有文化,便留他在那儿当会计,现在都升到副经理了,前不久还找了个老婆,但就是太忙,一直没时间回来让你们见见儿媳妇长什么样。倒是我们不争气,到那儿后钱没挣几个,有时反倒要大哥来照料我们,每个月寄回来给你们二老的钱都是大哥一人挣的,我们不想继续在那儿拖大哥的后腿,就回来了。"说完也惭愧地低下了头。

  老大真把二十万都装一个黑塑料袋里了:“明年,这二十万就变成一百万!我加倍还你们!”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挣不了钱咱回家种地还怕被而死不成,先洗洗睡吧,明天一早跟你们两个弟弟下地种田去。"母亲安慰他们。

  老三又道:“我真希望你把这钱存银行里大哥,好歹你有二十万!”

当天晚上,两兄弟躺在院子里的那棵老桑树下,望着故乡的月,吹着故乡的风,再加上刚刚母亲的那番话让他们放下了多年来的心理包袱,他们又重新感受到了久违的家的温暖。

  “笑话!这钱是我借的!我投资!我做生意!存银行叫什么事儿啊!”

十年前,他们在这儿出发,十年后他们回到了原点,回到这个真正能给他们幸福的地方。也许有时候,回到原点,会更幸福。

  “知道大哥,资本产生利润!等明年,你还完了二哥四哥,想着点儿我!明年你都发财了,我可还赤贫呢!”

第二天,慕林接到老大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他哭了,他说他们两人走后他想了很多,他说现在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还说,他想回家。

  老大拎钱站起来了:“穷就说穷吧!还赤贫!……等着我明年扶贫吧!”

  老大拎着钱来到一个铺子前。只见铺面房上真挂着牌子,曲里拐弯儿的外文字母,反正老大也不认识。老大看了看,就进去了。阿饼和胖子牛子远远地跟过来,停了。

  张哥,一个外国胖子夏洛克,加上两个戴白帽子的厨师,等着老大。老大把钱递给张哥了。然后就听夏洛克叽里咕噜说话。

  张哥胡乱翻译道:“这是夏洛克,咱们努斗斯集团在中国的特别代表,他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正式是努斗斯的一员了……”

  夏洛克跟老大握手,又叽里咕噜说话。

  张哥翻译道:“欢迎你加盟!这个店铺,店铺里的工作人员,都由你支配!明天早晨八点请你来店里上班!明天总部工程部来给你装修店面,另外印有努斗斯统一商标的餐具会一起运到店面,还有总公司免费赠送的价值四千元的开业宣传用品五千份,你要注意查收……”

  老大高兴得找不着北了:“谢谢,谢谢!谢谢……”

  接着,夏洛克把一把钥匙交给老大了,又跟老大握手,又叽里咕噜说话。

  张哥又接着翻:“夏洛克先生说,这是店面的钥匙,也是开启你财富之门的钥匙!祝你成功!”

  老大满面红光,真的找不着北了:“成功成功!我们一定会成功!”

  这回老大再站在祝美莲面前就不是以前那样了。心里的喜悦一漾一漾的,那喜悦,那牛哄哄的劲儿,祝美莲都快看不下去了。

  老大道:“你看看,仔细看看,你觉不觉得我年轻了?”

  祝美莲点头:“是,是年轻了,真年轻了……这人,有盼头跟没盼头还真不一样……”

  老大笑:“那是,我一辈子从来就没这么有盼头儿过……”

  祝美莲不忍心泼冷水,可还是提醒:“你可小心着点儿,做生意脑子可得够使……”

  “这不用你操心,你等着就行了。”老大认真地看着祝美莲,表白了,“你等着,你等着,看着……我不见得一辈子都是一个没出息的人……以前我就是没有机会。”

  祝美莲心里一动,真有几分感动了。

  “你等着我,啊!”

  “我……我可先说下,我可没图过你什么啊!”

  “我知道,我知道,我还不知道你吗?你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啊,这也都是冲你,都是为你,也为了咱们俩……不是,加上眉眉咱们仨,咱们仨往后有好日子过……”

  祝美莲的情绪都顺着老大走了,带几分激动了:“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我今天也跟你把话说到这儿,就冲你这么一拼,就是你摔趴下,我也等着……”

  老大豪情万丈了:“说点儿好听的!凭什么我得摔趴下啊?”

  126

  老大和老三对着吃饭,老大欲言又止。老三看出来了:“说吧大哥,只要不是跟我借钱……”

  老大笑:“不是借钱……三儿啊,大哥想让你腾房……你四哥不在,我先跟你说啊,我……我想成家了,”老大忙解释,“按说啊,按说应该弟弟先来,你也还没成家呢,老四也没成家呢……”

  老三倒一派大度:“大哥,千万别谦让!别谦让!咱们这都什么岁数的人了?谁有这缘分就算谁的,还等什么等啊?再说了,你跟大嫂都是出了锅做熟了的烧饼了,现在就是回回炉……”

  老大笑:“不一样,不一样,还是不一样……我觉得啊,生活还是重新开始了。”

  “你的生活重新开始了,我告诉你啊大哥,我二哥二嫂的生活可能就要结束了……今天俩人儿上医院来着,结果不详,我二哥二嫂一直到公司还说离婚呢……当然了,我也不是偷听,我就是恰好听了那么一耳朵……”

  老大一下急了:“离婚?离什么婚啊?日子过好好儿的,怎么一张嘴就说上离婚了?”

  老二夫妻俩去医院检查了,结果是两个人可能永远都要不了孩子了。老二和老二媳妇离老远的隔餐桌坐着,都带几分绝望。这时,门铃响了,可谁都不开门。

  门铃又响,老二生气了,过去隔着门:“谁啊?”

  老大道:“是我,开门!”

  “烦着呢,改天再来!”

  “开门!让我进来!不然我在楼道喊了啊!”

  老二不能不开门了。老大一进来,就长驱直入,一直到了餐桌边。老大说话连弯儿都不拐:“我听说你们俩要离婚啊?为什么啊?”老二和老二媳妇没人理他。老大真找着老大的感觉了:“我说你们俩吃饱了撑得啊?好好的日子不过,张嘴就离婚!今天给我说道说道,为什么啊?”

  老二烦:“我们家事不用你管!”

  老大道:“我不管你们就反了天了!你们俩都给我听着,啊!我是大哥!今天我说了不许离婚!不许!好好的日子不过,离什么婚啊离婚?离婚是个喜帖子啊?”

  “你说完了没有啊?”

  “没呢!我啊,这些天忙!不能天天盯着,可我好歹也是一家之主!老二,我不能说小婉,你是我兄弟我得说你!你要是趁我忙的工夫离婚了,你看我怎么跟你算账!小婉儿啊!老二要是欺负你,你直接找我去!”老大掏兜,把名片放桌上了,“这是我名片,你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老二!”说完了转身就走,走路都带风。

  老二跟着过去,等老大一出门,“咣当”就把门关上了,然后生气地道:“甭拿自己当救世主!明儿还不知道谁救谁呢!”

  127

  老大站在阳光里从门口看着自己的店,简直觉得披金戴银了。老大往里看着,都觉得简直是看见自己的山河大地了。

  进去了之后,就从南往北走一趟,拿脚量了一遍,然后从东往西走一趟,拿脚又量了一遍,这叫一个满意!

  这时候真有几个工人进来了,带着梯子,带着水泥,带着一系列的家伙什。

  老大笑了:“哟,来了!”说着,看看表,“还行,可你们晚了十分钟,不是说八点就来吗?”

  装修的道:“我们路上堵车!”

  “设计师啊?”

  “后边儿呢!”

  正说话,一个设计师胳膊下面夹着图纸进来了。进来之后,就把图纸铺在地上了。

  老大过去了:“你好!你是总公司派来的吧?”

  “是,我是人家常总花钱请的……”

  “常总?啊,总公司那边儿的吧?我姓于,于大海,你叫我于总就行了。这儿归我管。”

  “于总?没人跟我说过。”

  “一回生两回熟,慢慢儿你就知道了。行了抓紧的干活吧。”

  设计师道:“干活?我得等常总来,常总这么嘱咐的,他说他得来亲自看看,图纸上有几个地方还得修正呢!”

  正说话,一个神态威严的中年男人进来了。老大忙过去了,伸手跟人家握手:“常总,您好!您是总公司派来的吧?我是这店的店主,我姓于,叫于大海!”

  常总打量老大:“你叫于大海?这店是你的?”

  老大满脸的笑:“是!是我的!”

  常总道:“谁告诉是你的?你房契地契呢?!”

  “应该……应该在总公司呢啊!这不是加盟店吗?一律归总公司统一管理……”

  “加什么盟啊?往哪儿加盟啊?这店铺是我的!什么总公司不总公司的啊?我就一个公司,老总就是我!……没事儿别跟这儿捣乱!”常总回头对伙计,“对了,先拿梯子把外头那什么破牌子摘下来,曲里拐弯写的什么啊?印度字不是印度字,阿拉伯字不是阿拉伯字,不是英语,不是日语,连新疆字都不是……”

  两个工人拿梯子出去了,老大忙跟着出去。两个工人还真就把牌子摘下来扔地上了。

  老大傻了,急了:“这是我们加盟店的招牌,你们凭什么就摘了啊!凭什么啊?”

  常总出来了,站在门边儿:“我说哪儿掉下来你这么一块儿料啊?石头不是石头,砖不是砖!我告诉你,这店是我的,你要是再捣乱,我就不客气了!”

  老大傻了,接下来就是人找不到,电话打不通了。老大回到家,冲进厨房抓起菜刀,可是失神了,接着想起来了,拿着菜刀在磨刀石上刺啦刺啦磨。

  这时,老三和老四进院子。只见老大从小厨房出来,红着眼睛,手里拿着锃亮的菜刀往外走,谁都不理。老三老四一下就明白了。

  老三不客气:“哎哟!梦想还真就是梦想!这破灭得也太快了!”

  老四一下就把老大抱住了:“大哥!大哥!你冷静点儿!把菜刀给我!”

  老大急红眼了:“你放开!放开我!你让我找他去!我找他去!我找他去!”

  老四从老大手里夺菜刀:“大哥,把菜刀给我!”

  哥儿俩拿着明晃晃的菜刀挣巴。老三都吓着了,直往后躲。老四抓着老大手腕子,一用力,菜刀落老四手里了。

  老大扑上来死命地夺:“你给我!给我!”

  老四忙把菜刀递老三,老三忙跑进厨房了。

  老四转身把老大死死抱住了:“大哥,大哥,先不急,先不急,先说说怎么回事……”

  “我没什么可说的!没什么可说的!你让我找他去!你让我找他去!我劈了他!我劈了他,我!”老大简直都是困兽嘶鸣了。

  老三又从厨房跑出来了:“大哥,你先冷静冷静,喘口气儿……待会儿再去买三把菜刀,咱们哥儿仨加上老二,咱哥儿四个一块儿劈他去!”

  老四还紧紧抱着老大:“大哥,就是,你放心,钱我给你要去!我这辈子往回要的钱还少啊?”

  老大绝望极了,身子往下软,接着坐地上哀鸣了:“我还不如死了哪!”

  老三道:“不能死大哥!死了你找谁要账去啊!”

  128

  张哥在胡同的拐弯儿处,让阿饼胖子和牛子给挡住了。张哥转身儿想走,老四把去路拦了。

  张哥怕了:“哥儿几个,哥儿几个,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干什么啊?”

  老四道:“我是于大海的四弟!”

  张哥一下就不说话了。这时阿饼胖子和牛子人人手里真拿了一把菜刀,往前直晃。

  老四问:“钱呢!”

  张哥扑通就跪下了:“求您了求您了,钱真不在我手里,真不在我手里,我不是真正的骗子!真正骗人的不是我!我是他们花钱雇的,我就拿了两千,真的!您不信我带您找人去!”

  人哪儿找去?没想到的是骗子上面还有骗子,再住上,真正的骗子还真是一个外国人,现在会说中国话的外国人已经回国了。这样,这债老四没法追了。

  但是这结果老四没敢告诉老大。老二老三一听,也听傻了。老三接着就骂人了:“他不光是一个杂种!他是一个周游全世界的小偷骗子和流氓!……哎哟,他怎么不一头扎进爱琴海淹死啊!太平洋大西洋也行啊!”

  老二顾不上骂人了:“这么说钱要不回来了啊老四?”

  “要不回来了。”

  老二问:“大哥呢?”

  “在家,我派公司俩人看着呢。”

  老三道:“可得让他们看住了,咱们家刀子剪子还有街道发的蟑螂药鼠药什么的,可都看好了,别让老大捞着……这他要是知道钱没要回来,他非走绝路不可……”

  老四道:“咱们不能告诉大哥钱没要回来……”

  老二不说话了。

  老四又道:“咱们就得告诉大哥钱要回来了,还得让大哥看见。”

  “倒霉催的!”老二只剩下叹气了。

  老二老三老四一进来,老四两个手下出去了。老大在沙发上失神坐着呢。老三高高兴兴的:“大哥,甭伤心了,还得说老四,钱都给你拿回来了……”

  没等老三说完,老四就掏包,把二十万又码老大面前了。老大一见,眼睛亮了,高兴了,可又不好意思表现得太高兴。

  老三道:“看一眼吧大哥!做一回噩梦……”

  老二拉老三不让说了。

  老大道:“你们真找着张哥了啊?”

  老四道:“我们不光找着张哥了,还找着了夏洛克,还找着了他们的总上司安德拉什……”

  老大没想到,竟然抱着一线希望:“那安德拉什就是总公司的人吧?”

  老二都气着了:“大哥!你还想着你的面条儿连锁店呢?那是个大骗子,啊!”

  “二哥!”老四不让二哥说了。

  老大叹气:“这叫什么世道啊!人人都揣个贼心啊!老四,你没好好收拾收拾他?”

  “我怎么收拾他你就甭管了!”

  “行……解气就行!四儿,刀下留人!咱可不能伤人命啊!”

  老三多话:“放心大哥,刀下留着人呢!不留也不行啊!”

  老二忙又拉老三。

  “白忙活一场,瞎耽误功夫……老二,老四,你们俩这钱,我就算还了啊!”说着,老大一边一摞推给老二老四了。

  老二真带着气:“行,大哥,我们哥儿俩也就不跟你客气了!反正是我们自己的钱,我们就都拿起来了!”

  背地里,老四把自己的一摞钱塞老二怀里了。

  老二急了:“干吗呀老四?”

  老四道:“算我的二哥!”

  “为什么就算你的啊?他就不是我大哥啊?”老二把钱又塞老四怀里了。

  “你还有二嫂呢,白扔了十万,让二嫂知道了不合适!”

  “合适不合适也就得这么着!这二十万咱俩平摊,一人一半儿,就当咱哥儿俩帮大哥做噩梦了。”

  “二哥!”

  老二瞪眼:“不许再争了啊!四儿,我还真得这么说了,亏得有你,你这还替我分担一半儿,要是没你,就我一人儿,你当这二十万我不全掏啊!我全得掏!”

  老四对二哥也是刮目相看了:“二哥,我真知道了这么多年你也不容易!”

  老二感叹了:“咳!好在大哥一辈子就抽这么一回风!他要是天天抽风我还真搭不起!”

  129

  老大再在街上遇到祝美莲,就没先前那么气势了,反而一下就拐弯,躲着了。

  祝美莲生气了:“于大海!”

  就这老大都不停。

  祝美莲生气,快走追上老大,把路挡住了,挡住了劈头盖脸就生气:“我说你什么意思啊?你躲我?你躲得着我啊?!”

  老大蔫头耷脑的:“我不是躲着你……我是没看见!”

  “胡说!你当我不知道你啊!”祝美莲放低声音,“打一个喷嚏,我知道你憋的什么屁!”

  老大还焉头耷脑的:“我什么都没憋!”就这么一句,转头还要走。

  祝美莲生气,对着背影:“我说你就打算这么躲着我了,躲到死啊?出息!霜打的茄子都比你好,碰见太阳都知道直腰往起挺!你就怂!你就挺不起来了啊?”

  老大停了,回头道:“说不准,说不准就挺不起来了……我今儿跟你说一声儿,我都拖了你快二十年了!现在不打算再拖着了,算了吧,你一点儿念想都甭留了,往前走吧!”

  祝美莲气得:“我后脑勺上没眼睛!我天天都往前,哪天我也不倒着走!用不着你嘱咐!出息!出息!”真想往出扔东西砸老大,可手里就拎了点儿水果,全朝老大拽过去了。

  老大没躲,苹果滚了一地。老大看着苹果在地上滚:“知道,我没出息!……你好好儿的吧!”老大走了。

  祝美莲看着看着,老大越走越远,祝美莲委屈了:“我图你什么了啊?我图你什么了啊?”

  老三回家一进院子,就见老大又趴在门槛上了,头朝里脚朝外。老三吓一跳,大呼小叫起来了:“大哥!大哥!我说你还真想不开啊!”老三往上就扑,把老大扶起来了,扶起来一下熏着了,忙把老大又放下了:“哎哟!这难闻!”老三束手看着,教育上了,“你说你这点儿出息!我还真以为你特别英烈,特别壮士,就这么着自绝了!弄半天就是喝点儿酒把自己灌趴下了!……灌醉了管什么用啊?回头你不得醒啊?回头醒了你仔细一琢磨,照样儿觉得自己窝囊啊!是不是大哥?”

  老大喝醉了,呼呼地睡着,什么也听不见。

  “酒啊,酒不是什么好东西!酒壮怂人胆儿,酒可壮不了你的胆儿!这我真得说你比熊人都熊了!”老三上前搬老大,可搬不动,自己坐地上了,“这我可搬不动你啊……”看着没辙,进屋了,一会儿拿着被子出来了,给盖上了,“你自己说说,这地,多凉啊!”

  一连几天,老大都是醉生梦死的。最后哥儿几个决定给老大开会了。

  老三端起茶杯喝茶,然后一口茶就喷老大脸上了。真管用,老大一动;紧接着老三第二口茶又喷老大脸上了,老三正要喷第三口,老大睁眼睛坐起来了。可老三嘴里的茶也没含住,都喷上去了,连老大眼睛都迷了。

  老大擦脸,擦眼睛,醉意淡了,怒意起了:“你们……你们干什么啊你们?”

  老三道:“救你命呢!你再不醒就打算给你灌辣椒水了!”

  老四忙拿毛巾递给老大:“大哥,擦擦……”

  老二劝道:“大哥,一连醉了好几天了,这老喝酒也不是事儿吧?心里要是有什么不痛快的就跟大伙儿说说……”

  老三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大哥,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你这天天喝管什么用啊?酒从来都不能叫人真正忘怀什么,要不然就没那句话了,酒入愁肠愁更愁!”

  老大红着眼睛带着酒气,扯着脖子就急了:“我不就是喝几口酒吗?我忙活了半辈子什么都没剩下,就喝几口酒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老大一声儿比一声儿高,倒把哥儿仨问住了。

  老二说:“我说大哥,不怎么!可你就是天天喝,喝烂醉如泥,这能解决什么事儿吗我问问你?再说了,你有什么事儿啊?你不就是叫人蒙了那么一道吗?噢,你横是不能说刚从那坑爬上来,回头一个跟头趴酒缸里了吧?”

  “我乐意喝!我喝得香!”老大接着就倒下去了,脸朝里,“别再往我脸上喷水了我告诉你老三,等我醒了我一点儿不剩全还你!”

  老三气得:“行,就这你记得清楚!你醒了你打击报复!”

  老四在边儿上看着老大,几乎什么都没说。

  130

  老三和老二一起进院子,都有些急,直直的就扑进来了。

  “大哥,大哥,老四回来了吗?”老三喊。

  老大从厨房探头:“没呢!”

  老三一下就在院子兜上圈子了:“我直觉……我直觉非常不好!”

  老大出来了:“怎么了三儿?”

  “我给老四打了一下午电话,关机!”

  “那怎么了啊?”

  老三看老二,老二马上就拿手机拨号,拨完了失望:“还是关机!”

  老三一屁股坐地上了:“老四上广州了。”

  老大着急了:“上广州了?干吗去了?……我说你什么意思啊?”

  老三道:“等电话吧大哥!这些天接电话勤快点儿……就看电话报的是什么信儿吧!”

  二十多天就这么过去了,老四还是一点消息没有。

  老大都哭了:“完了,二十三天了,一点儿音讯没有……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老三眼圈儿也跟着红:“老四啊,老骂我是乌鸦嘴……我现在是真怕,真怕我这乌鸦嘴了……”

  老二也怕:“那你就把嘴闭上!”

  就这时候老二手机响,老二一看号码,一下就站起来了:“老四,你在哪儿呢?”

  老大老三也都站起来了。

  “二哥,我在家……”老四道。

  哥儿三个是冲进院子的,一进院子,愣住了。老四躺在沙发上,肚子上缠着纱布。看见三个哥哥进来,老四勉强地露出笑容:“我就知道,你们仨准在一块儿。”

  老大一见就要掉泪,就开骂:“废话!这些天我们仨天天在一块儿!我们仨就没分开过!我们都等你的死信儿呢!你还回来啊!还回来啊!你怎么没死外头啊?!”骂完了,老大才上前,“这是伤哪儿了,重不重啊?”

  “不重大哥,这不是活着……回来了!”

  老大真要察看。

  老四忙捂着伤口:“大哥,别碰我!”

  “大哥,你手别没轻没重的,”老三忙把大哥拉住了,自己凑上去察看,可其实什么也察看不出来,“老四,伤着内脏没有啊?说实话……”

  “……肠子。”

  老大一下就急了:“四儿,你气死我!我还得说!你怎么没死外头啊!”

  老二拦着:“行了大哥!好不容易回来的,你让他歇着吧,”也凑上去了,“四儿,不用去住院啊?”

  “……住过医院了二哥,在家养着就行了!”

  老大又急又气又心疼,在屋子里绕弯子,兜圈子,找东西。

  “大哥,你干吗呀?”

  “我找胶布!”

  “找胶布干吗呀?!咱们家没胶布!”

  “我找块儿胶布,把他那伤粘上,让他接着出去挣命去!甭养着!……让他接着挣命去!钱!钱!钱!都是钱闹的!……这伤是怎么落的,不都是钱闹的吗?这人都是什么东西啊?为了钱不要命啊?钱是什么东西啊?想要它就得把命搭上啊?”老大真气急了,“有本事你现在就爬起来接着挣去!我要是你我一天都不养!活着干,死了算!”

  老二老三忙拦着:“大哥,行了,你让老四静养吧,啊!”说着,老二老三把老大推出去了。

  老大胶布没找到,却找到根棍子,然后抱在怀里站院子里了。阿饼和胖子牛子,手里提着营养品进来了,一见老大恭恭敬敬的:“大哥!”

  老大一下就把棍子抡起来,照着就打过去了。

  阿饼和胖子牛子忙躲:“大哥,是我们,我们来看看于总!”

  “打的就是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滚!”

  “大哥,我们有公事想跟于总说……”

  老大抡着棍子谁都不认了:“滚!都给我滚!”

  阿饼和胖子牛子不好跟老大争,只好往后退:“行,大哥,您别生气,我们改天再来!”

  老大气壮山河的:“别让我再看见你们!看见一回我打你们一回!”

  阿饼和胖子牛子走了。老大一回身,看见老四在门口站着呢。

  老大棍子就横老四眼前了:“你给我回去!”

  老四笑:“大哥,我去厕所!”

  “屋里有痰盂,往痰盂里尿!”

  “我能走了大哥!”

  “我让你往痰盂里尿!回头我倒去!我不嫌弃!”

  “大哥,你不能让我在家里关一辈子吧!”

  “就是关一辈子,也比你出去钻刀兵阵强!”

  老四还笑:“大哥,你真就打算看着我了?”

  老大生气了:“我看着!……你什么时候把那倒霉的公司关了,我什么时候放你出去!”

  老四没办法,还得回沙发上躺着。老大还坐在门口抱着个棍子看着,怎么着也是疲劳极了,靠在门框上睡着了。然后,老四悄悄地起身,悄悄地往外走,悄悄地从老大旁边迈过去,出去了。

编辑:精品佳作 本文来源:回到原点,第二十六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