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头七鬼故事之烧

时间:2019-10-18 00:23来源:精品佳作
摘要 :爷爷去世时父亲坚持做法事,记得烧了些纸房子,纸人。正值深秋,我回到家里老院,街道边两户房子中间夹着一条狭长巷道延伸到我和邻居家,我家已经搬走十二年,邻家早已

摘要: 爷爷去世时父亲坚持做法事,记得烧了些纸房子,纸人。正值深秋,我回到家里老院,街道边两户房子中间夹着一条狭长巷道延伸到我和邻居家, 我家已经搬走十二年,邻家早已不再。枯木丛生,夏日苍翠留下成片一人高的杂 ...

沈家是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户,新主人是沈旭东,他的父亲不久前刚过世,他是沈家的独子,毫无疑问地继承了父亲的遗产,也住到了父亲郊外的豪华别墅里。

爷爷去世时父亲坚持做法事,记得烧了些纸房子,纸人。

这天是他父亲的头七,晚上沈旭东拎着一大堆纸钱去给父亲烧纸,临出门的时候,他叮嘱十岁的儿子:俊雄,爸出去给爷爷烧纸,你自己在家玩儿,乖啊。

正值深秋,我回到家里老院,街道边两户房子中间夹着一条狭长巷道延伸到我和邻居家, 我家已经搬走十二年,邻家早已不再。枯木丛生,夏日苍翠留下成片一人高的杂草,秋雨过后空气很是清新。我到废弃厕所小解,看到便池挨着有个1米深的坑,秋雨冲塌了地表,露出一叶木色,我扒开泥土,拿出来一个三尺见方的柳木盒子,还有一把老式铜锁锁着。好奇心促使我用随身携带的小刀捅开了铜锁,打开盒子一刹我吓得往后一倒坐在了地上惊恐着向后爬了两步,是一个脸色还在泛红的女人的头,四下没有别人,我喘着粗气一手撑地站了起来,壮着胆盯着人头走过去。看了一会儿,我想起我见过这个盒子,爷爷走的那年父亲拿过这个盒子。我站了一会儿。周围的几户人家都搬走了,那一对八十老太如今早不在,四下无人,我找来一些枯木,堆在坑里,用杂草垫着点着了,这东西在这儿发现的,既然没外人发现,就不应该再被知道了。

沈俊雄没理他,仍然摆弄着手里的玩具。沈旭东叹了口气,自从跟妻子离婚后,儿子就成了这样,总是一个人玩,也不爱说话感叹一番后,沈旭东还是关上门,走了出去,却没发现有一张纸钱悄悄地从他手中那一堆纸钱里掉了出来,从门缝飘进屋里。

火越烧越旺,我拿来两个木板挡在上面不让火势太大。这时一个小女孩儿的笑声从巷道传来,回到看到她正在走来嚷着“大哥哥你在烧什么?” 我定了下眼神笑道“大哥哥在烧芋头呢,你要不要吃呀?”小女孩喜笑道“要,要” 我哄道“还不熟呢” 我看了下坑里,心想等下就说烧糊了就行,“等下就好了” 这时她爷爷寻她来了, 她爷爷问我“你在这儿放火干嘛?” 我回道“烤芋头呢” 他向我走了过来,我有点害怕,定了定神。当他看向火坑里时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攥紧了拳头。这时听到“啪”的一声火把下层木头烧塌了,当我看到火光里那个人头时内心恐惧到窒息,冷汗流了下来,我感觉--我完了。我目光坚定的看向老头,又看了看他孙女。老头拽过小女孩儿喊道“回家吃去,烟熏火燎的东西不干净!” 老头走到街口时就传来“杀人了!杀人了!” 也不知怎地这儿恰巧有警察经过,我看到他们在跑来,内心害怕,迷茫。但不甘今生在铁牢中度过,我小声道“我不认命!”顾不得火坑里的人头,我抬着发软双腿奔向邻家没有我高的院墙,很容易翻了进去,后面传来一群追赶喊人声。荒废的几户人家院墙都不到两米高,对于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一个助跑一个翻身就过去了,不敢丝毫迟疑,连番跳墙捡了条荒狂奔,见弯就拐只挑小路逃,大脑一片空白,我只记得“跑,拼命跑”我告诉自己别停下来。直到我奔进了树林趟着河水跑到被绊倒…

整栋别墅变得静悄悄的,沈俊雄仍专心玩着手里的玩具。一股冷风灌了进来,沈俊雄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怎么这么冷?难道是父亲忘关门了?沈俊雄放下玩具,往门的方向看去,门被关得严严实实,可他仍然感觉凉飕飕的,再看过去赫然发现门口好像有一张纸!

在丛林中瑟索着度过了漫长冰冷的一夜。

出于好奇,他走过去看到了那张纸钱,他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但他却记得父亲临走前说的那句话,这是烧给爷爷的

……

于是,他找出打火机,点燃了那张纸钱。在纸钱点燃的一瞬间,沈俊雄看到一双惨白而苍老的手伸向了那张纸钱,他大叫一声,把手中正在燃烧的纸钱甩了出去。那张纸钱在他眼前飘了几圈,最后落到了一件老式的深红色毛衣上,那是爷爷生前一直穿着的毛衣!

跑进一个展厅,背门地方看到四个人,四个人衣服上都有一个凹三角标志,展览四个盒子里的是很奇怪的金属器物,他们让我拿着看下,拿到手里时有着一股钻心的冰冷顺着手心传遍了全身,我打了个激灵,放下后看着四个盒子里奇怪形状的金属片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时我听到有人说道“哎,你听说昨天那个无尸头案了吗?”“嗯,听说有个男的认下了” 我想到肯定是父亲,内心无比痛楚,攥紧了拳头。我打了辆车,司机到“去哪儿” “公安局”“哦”司机郁闷的回头不再看我。

毛衣被燃烧着的纸钱点燃了,沈俊雄完全愣住了,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眼睁睁地看着那件毛衣烧成了一堆灰。沈俊雄反应过来,他得在爸爸回来之前把这些弄干净,于是去厨房找笤帚。

我着急地跑了进去,不再对自己抱什么希望。我被一个男警察拦住了,“是你!”“是我!”我道,“我父亲呢?我来了,放他走!” 那警察打量我一下“跟我走!”.我跟着他到了一间屋子,刚进门就看到了父亲,我跑过去“爸!” ……

等他拿笤帚回到屋里的时候,却发现刚才燃烧过的地方只剩下一圈焦黄色,那堆灰不见了!他闷闷不乐地蹲了下去,为今天闯下的祸发愁。忽然,他的旁边出现了一双鞋,一双黑色的老头儿皮鞋!沈俊雄吓坏了,出现在他眼前的是穿着红毛衣的爷爷

后来知道我闹了个笑话,那不是个人头,是个面具,只不过很像人头罢了……

沈旭东一回到家就闻到了刺鼻的烧焦味,他检查了一遍,却没发现一丁点儿烧东西的痕迹,不过父亲生前爱穿的那件老式红毛衣不见了。

晚上入夜很快,我和父亲还有哥哥来到老院,我们刚进院子里,听到外面有人声,父亲出去看到一个醉汉,夜太黑看不清面容,也不知怎地晃悠到这个荒废多年的地方,喊了他几声也不答应,就晃悠着哼哼。这时看到巷道街头有人影,父亲让我回屋去。

沈旭东问儿子:爷爷的毛衣哪儿去了?沈俊雄只是默默地摇摇头,不回答。

我躲到了墙后露出半个身子。我退了一下,看见他又露出全影来,慢慢走了过来, 我急喊道“喂!喝多了没?赶紧过来!”喊他三声都没答应,家人还在这儿,也不知那人什么意思,跑到院子里赶紧将门关起来,想到醉汉便没有锁门。我趴在墙头看到那人腰上有枪,而我也有枪,想到家人我迟疑了一下,当他看向我时我跳了下去喊道“嘿!” 接着“嘭 嘭 嘭”三声枪响。

算了,不想了,反正现在家产是我的,那老头子死都死了,现场伪装得那么好,没人知道父亲是自己杀死的,还是早点儿睡吧。

子弹从我眼前划过一瞬间,我看清了他的脸,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脸,胸前有个凹三角的标志。此时脑海里闪过无数张人影,老头、展厅四个男子、男警察、父亲、哥哥,他们都是我。我和那人倒下一刹,看到醉汉用没有拿枪的左手摘下那个被我火烧过的面具,面具后是空洞漆黑的一片,面具在快速变红,滴血,露出森森一笑…

沈旭东洗了把脸,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梦中惊醒 ,打字中…梦中梦到很多,但记不得那么多了,做梦跑得很累

半夜的时候,他被一股刺鼻味儿熏醒了。什么味儿?沈旭东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那气味像是什么东西烧着了。他慌张地下地查看,可脚刚一挨地,就感到一股刺骨的冰凉。

他打开灯,发现地上被人泼满了汽油!又来到客厅,发现客厅也被人洒满了汽油!

是谁?谁干的?

又看到从儿子的卧室冒出浓烟,他跑过去使劲敲门,大喊着:儿子!你没事吧?快开门,让我进去!

没人回答他,从屋里冒出的烟更浓了。

沈旭东急得一脚踹开了门,房间里的情景,让他惊呆了。他看见,自己的儿子背朝着门,蹲在地上烧着什么东西,身上穿着那件父亲的丢失了的红毛衣!

沈俊雄对闯进来的沈旭东置之不理,仍看着燃烧的东西。沈旭东看过去,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儿子烧的是一条深灰色的西裤,那是父亲临死前穿的裤子!

那条裤子很快就被烧成了灰。只见他的儿子像变魔术一样,从那堆灰里掏出裤脚,又拽紧裤脚,慢慢往外拉扯,从里面抽出来一条崭新的裤子,就是刚才那条被烧成灰的裤子!只是,这条裤子看上去比刚才新多了,裤脚十分整齐,像是新买的一样。儿子慢慢将裤子穿了上去!那肥大的裤子和深红色的毛衣使他的儿子看上去非常诡异。

沈俊雄缓缓地抬起头来,看向了他。天哪!那根本不是儿子的脸,那是苍老而没有血色的父亲的脸!

沈俊雄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火柴!他抽出一根火柴,嚓——点着了!在忽明忽暗的火光的衬托下,那张苍老的满是皱纹的脸看上去更加狰狞恐怖。

我的亲生儿子,竟然为了财产害死我!

沈旭东的脸一下子白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掉下来,他哆哆嗦嗦地往后退着。

我错了,我错了爸!儿子不孝,您饶了我吧!

沈俊雄慢慢地逼过来,沈旭东惊恐地往后退,刚到门口,脚下一滑,摔在了满是汽油的地板上。而此刻,沈俊雄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那张恐怖而苍老的脸狰狞地笑着:你居然为了财产害死我,我对你这么好,你还为了财产杀死我!我的财产你一点儿都别想得到,哈哈哈说完把手里那根燃烧着的火柴扔在了沈旭东的身边。火苗瞬间蔓延开来,烧遍了屋子里的每个角落。沈旭东的身体也燃烧了起来,他痛苦地在地上打着滚,身上的火却越烧越大,他发出了惨烈的嚎叫!

第二天,警察在烧毁的别墅里发现了沈旭东已经烧焦变形的尸体,却没有找到沈俊雄。

一天深夜,一个司机经过已成废墟的沈家别墅,下车方便。当他准备上车的时候,他看见一堆火,像是有人在烧东西,火堆旁边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出于好奇,司机走了过去,看到了小男孩那张被烧得扭曲的脸。他尖叫着开着自己的车离开了这个地方。

那个孩子正是沈旭东的儿子沈俊雄,他仍然穿着红色的老式毛衣。他烧的东西是——一栋死人用的纸房子,还有一个纸人。那个纸人的脸,跟沈旭东长得一模一样。

编辑:精品佳作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头七鬼故事之烧

关键词: